《寫給阿塱壹》在祖靈招喚他的地方,按下快門。 3.18


中午出門,才剛轉出巷子,就看見vuvu躺在別人家門前,一旁還有酒瓶,不知道是徹夜喝酒還是一大早就喝到現在,一直呼喊著,要酒。
這就是部落的多面向,你能見到鄰居碰面就先跳舞唱歌再開始聊天,還是一大群vuvu聚在一起聊是非、說八卦,還是一堆人喝酒喝到天亮,所有的事情,都可能發生,而這也是部落最真實的樣貌。


下午從高士走到石門,途中經過Cacevakan石板屋遺址( cacevakan意為「切割石板之處」,係屬排灣族paliljaliljau群之舊部落,聚落位於竹社溪畔山腰的平緩坡地上。遺址內的石板屋,計有頭目家屋1座,其面積約為100平方公尺,屋前有石板鋪設之平台;一般家屋約有22座,每座佔地面積約50平方公尺。 )這個點實在有點神祕,因為應該沒有很多人會從石門走山路到高士,除非他是要到港仔或者九棚,才會選擇這條山路,山路挺好開,而且人煙稀少。
石板屋大約來回半小時多,看網路文章說,這邊可能是中央山脈以南最早的石板屋遺址,也是牡丹鄉最早的部落,四林、高士、石門都是從這個部落分居出去的。
石板有大有小,還有些能看出人工切割的明顯凹巢,略能遙想當年的家屋盛況,再這邊行走,略有神祕感,除了一路上標示的牌子之外,從步道開始就必須陡上,茂盛的植物樣貌,與許多小路所交織成的森林城堡,頗有神靈居住的感覺。我想起小林伸幸的萬神之森,因為日本有非常多妖魔鬼怪的傳說,而他們認為萬物皆有靈魂,樹有樹神、山有山神,(看宮崎駿的幽靈公主就能明白)

而他是抱著去見「神」的心情再拍攝風景,在每一個觸動他、招喚他的地方,他才按下快門。
(更別說他使用8×10大型相機深入山谷、以及最後使用白金印相法與有百年歷史的細川和紙當做最後的展示媒介,更是說明了他貫穿他作品精神的脈絡)
台灣或許沒有那麼多神話,但是原住民則是有許多祖靈,或許,日後會出現一位原住民攝影家,入深山拍攝作品,只是因為他覺得:祖靈在招喚他。

2014.3.18(旭海第八天)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