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給阿塱壹》再見。阿塱壹 5.18


距離離開的時間,剩下不多的時間, 決定想要再走依次阿塱壹。

心情上沒有什麼情緒,也沒有那種 「再回來看看最後一次」的心情。

所以,我總覺得,那個剛認識一個未知事物的新鮮期, 非常的重要,如果錯過了,就很可惜了。

在「關係花園」此書中,會提到,一個人跟一個人或是一件事情/一塊土地的關係, 總是會歷經許多時期(或許有誤不過意思差不多), 新鮮期(熱戀期):因為覺得新鮮而且充滿著期待,這時候,全部的生活都是對方。 厭惡期:因為太過於靠近對方了,所以完全失去了自己的生活,開始想要逃離對方。 協調期:最後在對方與自己之間找到一個最適合的方式相處。

對於我來說,進入一塊土地的過程,都是這樣,不管是雲林、旭海, 還是印度,這也是為什麼AIESEC(國際經濟商館學生會)在多年以前堅持, 志工必須至少出去兩週的時間,因為,你一定會歷經那種新鮮期轉換到厭惡期, 再到協調期的過程(或許有的人沒辦法,我則是在最後的幾天裡面,走到協調期)

雲林則是因為常常來來去去,所以總是在新鮮期,而且在許多地方採訪, 然後經過很長的時間,才找到最後跟他相處的方式,我想,大概壹年有吧。

待在旭海,則大概是在第二週進入厭惡期,然後大概在一個月的時候, 漸漸地進入協調期,不過因為工作的關係,實在弄的有點狼狽, 沒能好好的休息與欣賞這塊土地。

在這裡或許能提一下攝影,剛開始跟曾老師學習的時候,覺得太酷了, 大約在第四個月第五個月的時候,那時候信心完全喪失在加上沒有工作的關係, 歷經了完全沒有辦法拍照的時期,雖然後來是因為開始工作之後有了動力, 不過最後找到跟攝影協調的時期大概也是八九個月之後了。

哎~究竟應該待上多久,才能夠在最完美的時候分手呢?

(傳說中只有幸運的人,能夠看見這個在浪退與下一波浪花之間會出現的短暫藍色銀絲帶, 當然,是我唬爛的)

今天走了阿塱壹,不過狀況很多,跟的隊伍在剛上高繞段的時候就有好幾個抽筋, 還有一個邊走邊吐,導致隊伍拖的很長很長,所以,也完全的沒辦法導覽。

來阿塱壹的大家阿,要是平常沒在運動,好歹再出發之前,爬個幾趟的樓梯, 還有,太久沒穿的鞋子,也記得在前幾天先穿出去跑一跑,不然開口笑就很尷尬啦!

今天遇到了兩位朋友都是開口笑,都是因為太久沒穿跑布鞋, 鞋底與鞋體的連結早就脆弱不堪了,才穿沒多久就爆了。 不過很有經驗的導覽員處理的很好,將分發的布手套, 切去前端的手指部分,套進鞋子前端,在用電火布黏貼起來, 這樣就能夠撐到阿塱壹走完。

另外比較不一樣的則是發現了這個美麗的海龜殼, 當然,是因為另外去拍攝了村民採收海菜的畫面, 若不是因為我的特殊身分,我想,大概永遠都沒法拍到, 然後,他們的工作情形大概永遠也沒有人知道吧!

今天因為適逢退潮時間,海浪非常的平穩,而且幾乎沒有波浪, 真的非常的少見,而且海水清澈見底,真的很難得, 只是還是沒看到海龜的蹤影。

可以說是殘念 >"<

2014.5.18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