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三,阿破與土地的三部曲


前幾天接受一個朋友的訪問,雖然年輕但卻已經很出色,勝過許多前輩了,只要時間繼續累積相信會是未來舉足輕重之人。

經過他的訪問我才稍微意識到了這三本書有著許多些微的不同,卻又剛好構成了一個完整的面相:認識台灣的多面相。

 

因為去了希臘,美景當前所以狂拍照片,回台灣之後一陣空虛,覺得在也不能用背包客走馬看花的方式去旅行了,後來,2008年去了印度當志工,因為身分而去了很多觀光客不會去的地方,看見了不同國家人民的真實生活,不過卻是在遇見了各國志工之後才覺得,自己不認識自己生長的土地。

《印度。漂流》寫的是那段真實的進入印度生活的日子,讓許多真正的畫面被看見,而不只是那些古蹟、紗麗還是笑容。

p1-03

 

2011年初開始進入雲林拍攝,這等同於我開始認識土地的契機,看見不同的風景,滿是蚵架夕陽、破敗的紅磚三合院、地層下陷的真實上演,然後遇見了在各領域的專家,養鰻魚的、養烏魚的、種田的、種菜的、養文蛤的,對我來說,我終於知道我們吃的食物是怎麼來的,從產地到餐桌的這段經驗終於能夠連結上了,然後許多傳承老工藝的師傅們,他們的精神讓我感動。最後則是看見這塊土地未來的希望,那群願意回鄉工作打拼的年輕人。

《雲林有大家》寫的是我回到土地上探索的過程,有難以想像卻真實存在的風景,有各行各業的職人,也有數十年如一日的工藝師傅,還有願意回鄉的年輕人。

20121219-_DSC5816

 

 

不過,這些都僅止於台灣西部,阿塱壹,則是我第一次認識原住民文化。

旭海是位於台灣東南角的村莊,雖屬於必經之路卻還是交通不便,但小小的旭海卻是過去斯卡羅人現今的居住地,四百年前一群從台東知本遷移至恆春半島的族人,靠著通婚與結盟,建立了強盛的斯卡羅族,幾乎統治了整個下瑯橋十八蕃社(恆春半島),原本屬於卑南族的他們被半島的排灣族同化,而後又加入了阿美族、客家人、漢人,成了一個族群大融合的部落,日治期間,潘阿別頭目率領族人遷移至旭海定居,而原本斯卡羅族的勢力也崩解了。

 

20140518_APO9694

這一段歷史,我從第二天進到旭海村的時候,遇見佳昌才知道,原來我遇見的是這樣一段有著長遠歷史的族群。族群融合的結果,在原住民部落講的居然是台語,是讓我最出乎意料的部分。我在進行一項採訪的時候,常常一開始都是完全不做準備的進入那個場域,讓自己能夠完全空白的去觀察去感受,例如去印度的頭一天,我只知道如何從飛機場到火車站,然後就有人會來接我了,但也因為什麼都沒做功課,在到達火車站之後就鬧了不少的事情,給了我一場震撼教育。而去雲林也是,大概前9個月都是漫於目的的閒晃,後來才慢慢的鎖定拍攝主題,大量的拍攝了土地上的人。

不過,我在旭海剛接觸到這整個斯卡羅歷史的時候,是感受到一個巨大的斷層,因為對於台灣西部的人而言,自己家族的歷史,頂多只有三四代,對於祖父的祖父的事情,通常已經很難知道,但是對於原住民來說,他們有祖靈、他們有家屋、他們有傳統領地,以及代代不斷相傳的歌謠與物件。這對於台灣大多數那群從大陸撤退來台的漢人而言,是有著巨大的差距。而已經生活在土地上幾百年的原住民,現今如何在中華民國政府的統治之下生存,這也是一個最困難的問題。

在旭海的日子,慢慢的進入一個原住民生活的部落,然後在進入一個民謠的世界,從恆春民謠發展至今在分支為滿州民謠,他們在港仔與里德傳唱,而記得那天剛從高士部落聽完古瑤傳唱的時候,沒幾公里,就聽到張錦桂老師在唱民謠,這也是我第一次深深地感覺到,台灣真的是一個有多元文化的寶島阿!

 

《我在阿塱壹,深呼吸》這本書對我來說則是第一次進入原住民文化的開始,也是能夠補足台灣多元族群的一環。

20140504_APO4927 20140406_APO5226

 

不過,朋友問我接下來想寫什麼?心裡好像還沒一個答案,如果有,可能是貢寮吧?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