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回顧


2015上半年,因為要書寫一本樸門的書的關係,就被出版社派去上pdc的課程,然後出完書之後就跟著老師繼續學習,後來還去協會上班,不過花的時間太多,收入太少,只能趕緊放棄,回到正常的生活,於是有了更多時間能夠創作與書寫。

大約七月多開始做airbnb,因為室友換了,兩週只會上來幾天,所以就想說週間出租,後來,套房的室友搬走,才專心做airbnb,主要也是因為幾乎都是一個人住,變得有點無聊。所以開始有了不同國家的朋友進駐,也增加了許多趣味,當然,也默默做了一些不可告人的創作。

今年因為有airbnb跟優步的關係,在收入上寬裕不少,當然也歸功於永靖的採訪專案,不用每個月付完信用卡費就擔心沒有錢。ps.實際上去年就是這麼窮

優步的自由度更高,基本上就是肯去花時間開車,就能夠有收入,而且隔週二就入帳,速度非常快。因此,在收入上的掌握可能更加自由。這一兩個月一直在想,如果財富開始比較自由,攝影是不是就變成非必要工作,可以更單純的創作,當然有案子還是努力想接。
(雖然這一年意識到自己在商業攝影上的程度可能無法到頂尖)

一直在想,朋友跟我說那個四十歲的前輩,現在還在領四五萬的薪水,所以一直想,五年後我想站到什麼位置,有什麼成就。

如果只是接攝影案子、採訪或者是做背包客、開車,在長遠來看都是沒辦法財富自由的,簡單來說就是窮忙。心裡最想做的應該還是開發商品,完成一個很厲害的商品然後販售,像是月亮燈一樣成功。

也就是一直想完成的那朵雲的燈飾。

當閱讀別人的成功故事的時候,常想,為什麼他們遇到一件事情,會傾向於建立一個體系、一個制度,然後變成一間公司,然後可以複製、擴張。但是我卻不會想要變成一個制度。例如用咖啡渣種香菇,國外也有這樣的公司在做,但我卻只是覺得有趣想試試看,沒有想發展成一個公司。

這個微妙的差一點到底在哪邊,是家庭教育的差距嗎?如果從小就跟著企業家長輩學習經營/開店,自然思維就不一樣吧?這個微妙的差距變成了許多做事上面的「身體感的差距」。「身體感」是許多做事上面最大的差距,雖然木工很容易進入,但是有些人就是沒看過木頭、沒拿過鋸子、連釘釘子都釘不好。身體感可以擴增到各領域去來說明這個微妙的差距,當然,許多體驗課程之所以收費那麼高也是因為如此。

總之,接下來的日子,應該朝向著成立一間有趣的工作室開發一些特殊的商品的方向前進。當然,也希望是個成功的藝術家,靠創作維生。然後,要快點學習各領域的專業知識,還有,體驗不同的生存方式。

 

然後,對於,接下來該如何生存這件事情,開始想要去探索。以前,沒有疑問的,就是住在都市裡頭過生活,但是2015上半年頻繁接觸樸門之後,發現,如果沒有陽光,是很難種植的,於是,住宅的想像,變得開始多了起來,更別說貨櫃屋、自然建築、土袋屋……等等給我的衝擊。到底要住在什麼樣的房子裡面,其實,很多都可以選擇。

有些人,沒有固定工作,但是卻游刃有餘的生存著。也有些人,只要小小的收入,就能維持。常爬山的阿翔說,因為常上山關係,變得生活很簡單,因為這些東西都帶不上山,自然下山了也不太需要。我們到底需要多少東西這件事情變得很值得去思考。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