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回顧

2015上半年,因為要書寫一本樸門的書的關係,就被出版社派去上pdc的課程,然後出完書之後就跟著老師繼續學習,後來還去協會上班,不過花的時間太多,收入太少,只能趕緊放棄,回到正常的生活,於是有了更多時間能夠創作與書寫。

大約七月多開始做airbnb,因為室友換了,兩週只會上來幾天,所以就想說週間出租,後來,套房的室友搬走,才專心做airbnb,主要也是因為幾乎都是一個人住,變得有點無聊。所以開始有了不同國家的朋友進駐,也增加了許多趣味,當然,也默默做了一些不可告人的創作。

今年因為有airbnb跟優步的關係,在收入上寬裕不少,當然也歸功於永靖的採訪專案,不用每個月付完信用卡費就擔心沒有錢。ps.實際上去年就是這麼窮

優步的自由度更高,基本上就是肯去花時間開車,就能夠有收入,而且隔週二就入帳,速度非常快。因此,在收入上的掌握可能更加自由。這一兩個月一直在想,如果財富開始比較自由,攝影是不是就變成非必要工作,可以更單純的創作,當然有案子還是努力想接。
(雖然這一年意識到自己在商業攝影上的程度可能無法到頂尖)

一直在想,朋友跟我說那個四十歲的前輩,現在還在領四五萬的薪水,所以一直想,五年後我想站到什麼位置,有什麼成就。

如果只是接攝影案子、採訪或者是做背包客、開車,在長遠來看都是沒辦法財富自由的,簡單來說就是窮忙。心裡最想做的應該還是開發商品,完成一個很厲害的商品然後販售,像是月亮燈一樣成功。

也就是一直想完成的那朵雲的燈飾。

當閱讀別人的成功故事的時候,常想,為什麼他們遇到一件事情,會傾向於建立一個體系、一個制度,然後變成一間公司,然後可以複製、擴張。但是我卻不會想要變成一個制度。例如用咖啡渣種香菇,國外也有這樣的公司在做,但我卻只是覺得有趣想試試看,沒有想發展成一個公司。

這個微妙的差一點到底在哪邊,是家庭教育的差距嗎?如果從小就跟著企業家長輩學習經營/開店,自然思維就不一樣吧?這個微妙的差距變成了許多做事上面的「身體感的差距」。「身體感」是許多做事上面最大的差距,雖然木工很容易進入,但是有些人就是沒看過木頭、沒拿過鋸子、連釘釘子都釘不好。身體感可以擴增到各領域去來說明這個微妙的差距,當然,許多體驗課程之所以收費那麼高也是因為如此。

總之,接下來的日子,應該朝向著成立一間有趣的工作室開發一些特殊的商品的方向前進。當然,也希望是個成功的藝術家,靠創作維生。然後,要快點學習各領域的專業知識,還有,體驗不同的生存方式。

 

然後,對於,接下來該如何生存這件事情,開始想要去探索。以前,沒有疑問的,就是住在都市裡頭過生活,但是2015上半年頻繁接觸樸門之後,發現,如果沒有陽光,是很難種植的,於是,住宅的想像,變得開始多了起來,更別說貨櫃屋、自然建築、土袋屋……等等給我的衝擊。到底要住在什麼樣的房子裡面,其實,很多都可以選擇。

有些人,沒有固定工作,但是卻游刃有餘的生存著。也有些人,只要小小的收入,就能維持。常爬山的阿翔說,因為常上山關係,變得生活很簡單,因為這些東西都帶不上山,自然下山了也不太需要。我們到底需要多少東西這件事情變得很值得去思考。

 

 

/人物誌011/看見更寬廣的世界,成就自己的心胸。– Zeelandia Travel&Books

 

從10月開始,如果你走進青田街12巷,會遇見一間可愛的旅行書店,

靜悄悄的在老房子的二樓,小小的招牌,不顯眼,很低調。

 

Zeelandia Travel&Books [http://www.facebook.com/zeelandiabookshop]

 

這個有點難念的店名,Zeelandia 熱蘭遮,就是台南安平的古名,也是當初荷蘭人來台灣開墾所建立的第一個城市,那是大航海時代,古戰船在大海上航行,船長不停的調動水手改變桅杆上的帆向,迎著風,打著舵,航向任何地方。

 

張店長說:「這個字非常有旅行的味道。」

 

走進店裡,能看到用心布置的環境,不管是古老的地圖、有設計感的燈飾,最重要的是各式各樣有特色的書籍,依照在旅行中扮演的不同角色,分門別類的擺好。不管是[出發前]、[旅途中]、還是頗有深度的[人文居旅]類,或是不同的旅行方式:[迷單車]、[迷火車],甚至還有特地幫小朋友準備的[旅行童書],店長為了這間書店,真的花了很多心思。

 

 

這年頭開書店是非常辛苦的,問起這位看不出來快要40歲的美麗店長:「到底你為什麼想不開,要開書店呢?」才知道原來她也有非常豐富的經歷。

 

中文系畢業之後,曾經待過表演藝術行政、音樂協會一年,也當過行銷公關,一心想往藝術領域學習的她,28歲跑到法國去想念藝術行政,但是念完了一年的語言學校,跑遍了整個西歐,卻沒在法國待下去,於是回到了台灣,開始做起國際貿易的工作。

 

第一間公司從事汽車零件的貿易,因為工作的關係,她常常出國到東歐和金磚四國,雖然常常出國,一個國家卻也無法待上很多天,但也累積了大量的里程數,遇見了不同的人,了解不同國家人的習性,甚至能用形容詞寫出不同國家人民特色的功力。因為遇見了那麼多人,讓她也對每一個國家的歷史有了簡單的認識,也會從歷史上來分析每一種民族的特性。

 

:看過了那麼多的人之後,她是如何看台灣人的呢?

:「台灣人對自己所擁有的很沒信心,所以會追求外來的文化,一直在追隨別人的遊戲規則,從荷蘭、日本、蔣中正,每個時代都在追尋別人的遊戲規則,但台灣人似乎還沒有找到自己的遊戲規則。領導者也沒有帶領國民一起前進,我覺得凝聚一個國家最好的方式就是舉辦體育活動,但是我們都沒有好好去經營。」

 

破:那為什麼想開書店呢?

張:「因為太多人開咖啡店了!」店長笑說。

 

因為喜愛旅行,所以希望能把旅行的種種面貌帶給大家,希望能夠分享不同的生活態度、不同的旅行,分享慢時、慢活的概念,讓更多人看見這廣大的世界。從開始籌備到開店,才短短的幾個月的時間,但是從年初就開始準備開店的工作了,因為小小書房當時有招募志工去採訪台灣各地的獨立書店,因此有了連結,也才對這個產業有初淺的概念,慢慢的做了許多功課,也遇到了很多困難,不過都在朋友幫忙下順利的解決了。

 

終於開了店,也有了安定下來的角落。

 

:旅行對你來說是什麼?

:看見世界不同的角落,心理能夠更寬闊,能夠接受更多的人、更多的觀點,自己所看到的世界也不會那麼狹小。

 

:你希望來這間店的人能夠獲得什麼?

:希望多看書,而不是只拍拍照就走了。很多人都背著單眼走進來,拍拍照或是翻翻文創商品就走了。(破:是在看書皮嗎?)

/人物誌010/善的循環-潘朵拉計畫(楊七喜)

從去年的311日本福島發生核災之後,

站出來表明反核力場的人越來越多,

不管是歌手、作家、還是每一位學子。

 

楊七喜是我見過少數真正能夠付出行動,並將真相帶給大家的人。

他在Fandora平台上[http://fandora.tw/]找到了創作反核作品的插畫家,並取得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的同意,將十則「你所不知道的核能真相」與插畫作品結合,推出「核現真相」明信片。

 

除了號招大家在10/10國慶日當天,寫下祝福與留言,寄給自己的朋友,更打算開始販售明信片同時支持創作與公益,將所得的30%盈餘給插畫家,30%盈餘捐給綠盟,協助他們能夠更有力量的前進。

http://goods.ruten.com.tw/item/show?21210126547405

 

而這一切,都源自於「社會企業」的概念,取之於社會,回饋於社會。

 

除了「核現真相」明信片,她更有一個「台中999顆愛」的計畫,她會走上街頭藉由一張6×6的卡片還有色彩繽紛的色鉛筆,讓隨機遇見的你,畫下一顆愛心,也可以寫下你對愛情的態度或看法。然後這顆愛心,會跑到開發手創商品/原創商品的創作者手上,以他們的商品當做交換,而販售的金額,會有一半捐給公益團體,而剩下的一半,就是潘朵拉創業基金。

 

「潘朵拉計畫」希望能夠結合街友,推出愛心套盒,盒子裡有善念商品和用愛心換來的手創商品。而所謂的善念商品,就是希望能夠幫助許多基金會或是組織,根據他們所要傳達的概念,幫助他們開發出商品來藉以傳達他們的概念。例如綠盟的反核概念,或是流浪狗、保存老屋還是同志認同的概念,都可以藉由商品的傳遞讓更多人知道。

 

她也希望能夠招募志工,擔任街友經紀人,帶這些街友去ngo了解他們的理念,並讓他們販售這些善念商品,藉由販售的過程賺取生活費。「潘朵拉計畫」,就是這樣的一個善念的循環,讓概念能夠傳達也讓街友能夠生存。

 

面對著這樣有無窮點子的七喜,我突然覺得有點羞愧,因為我的人生似乎是兩年前才開始的。

而1985年的她,卻在13歲的時候就已經知道自己要做什麼。

 

國中的時候,曾是流浪動物保護協會第二屆總幹事的媽媽,長期的出國,而大她11歲的姐姐,也早已經在外面工作,幾乎是一個人生活的她,非常的沒有安全感,而她知道她自己應該做的,就是靠自己的力量生存,充實自己,因此很快就立下了「我要當網頁設計師」的志向。

 

念完了高職,開始做網頁設計,但是卻不僅於此,她曾經做過平面設計、網路行銷公司、百貨公司的行銷、保險公司、傳直銷公司,在幾近於全面的接觸之下,她擁有了更全面的觀點與技能。忙碌的她,不只這些工作,目前還是綠盟、溫度報、反企鵝館的志工。

 

如此忙碌的生活,卻在去年2011年的四月發病了,一種先天性的免疫疾病侵襲了她的身體。她開始慢下了腳步,問自己「自己留在這個世界上要幹嘛?」。這個答案,一直到她踏出了戶政事務所的大們,手上拿了救濟金之後才明白。

 

母親長期的行善傳達保護流浪動物的行為,深深的影響了七喜,於是她開始做自己喜歡的事情、開始創業、開始回饋這個社會。

一個土生土長的台中人,對於台中這塊土地有著深厚的情感,她開始探索台中,也開始認識自己生長的土地,發現了許多台中可以行銷,有特色的文化,也發現,其實國際化的企業或是建築,才是破壞這塊土地最大的元兇。

 

相較於當下年輕人看不到未來的窘境,她總說她跟現在年輕人格格不入,她有滿腦子賺錢的點子,多到滿出來。我認為,這個差異在於視野與觀點。

 

「如果找到自己想做的事情,就會開始關心這塊土地。」

認識自己,就會想認識土地,然後這個世界就會更美好。

 


/人物誌009/下雨天,不炒爆米花。-我愛爆爆(何柏源)

「在數十秒裡,那一顆顆黃橙橙的玉米,通通化做花朵在瞬間綻放。」

 

 

若你曾經親眼看過手工炒爆米花的畫面,就會驚訝於那小種子所瞬間迸發的張力,

還有師傅在短時間內所展現的高度掌握力。

 

逼逼碰碰的聲音,是小孩子逛夜市的時候最著迷的機器,

就這麼一蹦,美味的爆米花全從鍋爐裡爆出來,而這樣一顆顆宛如花朵般的美食,

卻在前幾年顛覆了原本大家對於爆米花的想像。

 

美國水壺爆米花或許您都聽過,三年前,橫掃了台灣的爆米花市場,

還掀起了團購的熱潮,一瞬間,全台灣加盟店多達四十家,

然後總公司的管理方式卻讓大部分的加盟店在短時間內解約或者倒閉。

 

何柏源,這位年輕人就是這波風潮的受害者,

他,也沒有那麼容易被打倒,

懂得變通,懂得專研,想要繼續走下去。

 

用了三年的時間,他自行研發機台,專研爆米花技術,

專研比例配方,也找出了屬於他自己的一套工法。

 

 

250度,是美國玉米要綻放的爆點;

配方,是爆米花口感最重要的關鍵;

火侯,短時間的大火極速的提升了溫度;

技術,是讓每一個玉米粒集中在短短幾秒內一起綻放的關鍵,

而溫度,更是讓爆米花存放與送到客人手上保存新鮮口感的條件。

 

如同色彩管理的王大哥說:「溫度、濕度不對,絕對不能印作品。」

「下雨天,不炒爆米花」就是因為濕度太高了,炒好的爆米花無法封裝,送到客人手上的口感也會不好,而這個堅持,就是產品品質的靈魂。

 

「我愛爆爆」從這一波的爆米花革命中活了過來,

更創造出了屬於他自己的品牌與口碑。

 


/人物誌008/突破傳統提昇產業-黃金御之卵(曾煥佾)

「來口湖就有口福,有口福最幸福」──曾煥佾。

 

 

曾煥佾,大家都叫他「烏魚伯」,是口湖鄉第一位摸索出人工飼養烏魚的人,也稱得上是口湖地區養烏魚的第一把交椅。飼養的烏魚必須等待三年才能捕撈,摘取烏魚子。由於飼養時間較長,承擔的風險也就更大。

 

除了養殖烏魚,曾大哥從事烏魚子加工也已經二十幾年。但長久以來,形式都沒變的烏魚子在一個契機下有了新的轉變。十年前,有位日本客戶拿一瓶烏魚子粉給曾大哥,問他能不能做?曾大哥說:我拿回去研究研究。這一研究,就是十年。曾大哥說研究初期非常辛苦,整個晚上要起來查看五六次,幾乎是用生命在研發新產品,最後「黃金御之卵」終於誕生。

 

這個產品,必須經過三十幾道手續才能完成,與一般烏魚子粉大不相同。一般烏魚子粉是由做好的烏魚子磨成粉;但曾大哥的「黃金御之卵」則是粒粒分明,將每顆卵的營養成分與精華都鎖在卵內。吃烏魚子卵只要一小匙,含進嘴裡就能口齒留香半小時,

 

2011@propc

/人物誌007/守住傳統守住記憶-吉財製麵廠

 

每次走到口湖派出所附近的紅綠燈時,總能夠看到一旁工廠在忙碌的晒著麵條,老闆陳中和的三個兒子和媳婦,全在這個工廠幫忙,從民國45年就開始作麵條的他,49年搬遷至現在口湖的這個地址,57年來的製麵經驗一如他的腳步一般的穩重厚實。

民國五六十年的時候,曾經有五六家製麵廠在口湖地區設廠,最後卻只剩下吉財製麵廠能夠屹立在口湖鄉間,靠的就是全家人的齊力相挺以及誠信經營,「野鹿牌」的標誌,至今仍然印在包裝上面,傳遞到每一個顧客的手中。

 

每天早晨,全家人都忙著準備當天要製作的原料,烏龍麵、陽春麵、白麵線、米豆簽這幾種商品每天輪番上陣。麵皮滾成厚厚的一圈,經過製麵機,細細長長的白麵線就這樣依序的掛在晒麵架的管子上方,再把麵線用另一根管子拉長拉直固定於下方,然後移至室外曝曬,老闆總得坐在一旁,不時確定麵線的乾濕度,過與不及都不行,經過最恰當的陽光洗禮,才有好吃的白麵線。

 

小小的一間製麵廠,替大家守住了多年來那股不變的味道,是大家鄉愁的救贖、也是最懷念的記憶。

 

Info:

吉財製麵廠-陳中和

雲林縣口湖鄉口湖村中正路1段360號

/人物誌006/隱藏鄉間的大內高手-明清珍茶業 蔡錦成

 

在口湖鄉下崙的街道路口,總可以看到一個明清珍餅鋪的老舊招牌,但是大家或許不知道,接手的第四代蔡錦成,除了製作糕餅製作販售之外,他還有一身評茶的好本領。

 

或許大家都沒想到,在鄉村裡的巷弄間,隱藏了這樣一位大內高手,做了幾十年的製餅店裡有一位已經拿了三十幾次製茶頭等獎的蔡錦成大哥。說起茶來,可以說是頭頭是道,紅茶、綠茶、高山茶、普洱茶甚至是少人知道的古樹茶,他都能娓娓道來的介紹給來訪的客人知道。頭等獎的匾額已經放不下家中,只好擺到倉庫,還曾經拿到嘉義縣製茶工會烏龍茶組特等獎,優異的成績就是身為專家的證明,不只是台灣,蔡大哥更到了中國大陸取得「中國國家高級評茶師」的資格,讓自身的技術更加進步。

 

「要不要喝喝看?」蔡大哥熱情的招待來訪的友人,希望讓您喝出每一種茶的美味和差異,在這裡好茶不怕你喝,只怕您不知道有好茶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