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不屬於你的東西

作者 propc (破。) 看板 propc 標題 [夢]不屬於你的東西 2013.11.3 時間 Sun Nov 3 08:46:34 2013 ───────────────────────────────────────

「不屬於你的東西」

好天氣的戶外,人潮一陣陣的, 我不知道為什麼能夠走在這裡, 用緩慢的腳步在逛街, 有點像是個展覽,或者是一間開放明亮的書店 有許多白色木頭的氣息,跟溫暖的陽光 不知道為什麼我接受了一個採訪, 有點像是街頭隨機的訪問, 題目就是「不屬於你的東西」 但是必須先跟著主持人一起到幾個場景, 最後才是我說話。 主持人是個很清新溫暖的女孩, 有一頭長髮,但是身高不高,大概與我相當, 說著流利而且標準的話語。 我笑了笑,這種女孩世界上也很多了…

我牽起主持人的手,一邊聽她在說著屬於主持人該說的話, 一邊想著,「不屬於我的東西是什麼? 什麼東西屬於我?」 非常抽離現實的抬著頭思考這個問題。 「山川、河流、雨水 屬於我嗎?」 「家人、愛人、朋友 屬於我嗎?」 「屬於我,不屬於我,有那麼重要嗎?」 「最終留下來的,我想只有回憶吧?」 換我了,我們坐在一個白色的木頭櫥櫃前面, 面對著鏡頭,說話。 「大家好,我是柏銓,松柏的柏,金字旁的銓」 (我也不知道我為什麼要解釋的那麼清楚,不過就是個街頭訪問) 「不屬於我的東西」 才剛念完題目,就覺得說不上話, 似乎鼻塞似的梗住了,勉強說了幾句話, 只能要求先暫停一下,清清喉嚨。

說話的樣子有點像是吟詩, 而當我開始說話的時候, 四周都安靜下來了。 但, 可惜夢就這樣醒了, 我不知道後來我有沒有要求一段時間, 讓我把想說的話寫下來, 像念一首詩一樣, 完美的結束這次訪問。 但我仍然決定,應該把這首詩完成。

「不屬於我的東西」

你喜歡拍照嗎? 你覺得拍的照片 屬 於 你 嗎?

你喜歡旅行嗎? 你覺得走過的路 屬 於 你 嗎?

嘿 屬於 是 什 麼?

是那個你說能夠丟就丟棄的東西嗎?

是那個你說要怎樣就怎樣的對象嗎?

屬於 是 什 麼?

風阿、水阿、食物、稻米、青菜、

跳舞、溜冰、爬山、工作、購物、

衣服、鞋子、電腦、車子、房子、

履歷、回憶、故事、夢想、目標。

[夢]工作室 13.05.25

作者 propc (破。) 看板 propc 標題 [夢]13.05.25 時間 Tue Sep 24 20:44:52 2013 ───────────────────────────────────────

[夢]這真的是一個很神奇的夢,半夢半醒之間甚至下定決心要寫個「夢的小說」把所有的情結都寫下來,應該能出一本很酷的小說。 我住在一個木頭的房子裡面,它大概有兩層樓高,像是在鄉下的老房子的那種蓋法,有著幾根大大的支柱,支柱中間的牆壁是白色的,可能是磚頭所造或是竹籬巴+泥土所糊成。

房子的頂端像是個帳棚,像是個「凸」,也像是森林小木屋的形態,這間房子分成幾個部分,我居住的部份比較小,大概只佔了1/3的空間,裡面放滿了我所有的生活用品,剩下的2/3是我的工作室,裡面放了什麼東西我就忘記了,似乎都是工具類的。 我有兩個室友,並不同住在剛剛說的這間房子,但是很清楚的有兩個室友,一個是我大學同學 Ming-Ying Tsai ,另一個則是最近才認識的具有天生表演者性格的攝影前輩 楊鎮豪,兩位當事者也別問我為什麼是你們,要是哪天出了書,我再分你們稿費。

於是我住在這間房子裡面,還有兩個不知道住在哪邊的室友,或許是在兩個國王的小屋(於是我們是住在一個沒有空間感的三隻小豬?) 好的,重點來了,有一天,我的工作室天花板塌了,天花板是那種傳統老房子的瓦片蓋成,破了個洞,瓦片掉落一地,上面的木板像是跳水台的板子一樣,晃阿晃的垂在天上。 雨滴西哩西哩的落下,伴隨著風還有黑暗。 怎麼辦,怎麼辦,我的工作室該怎麼辦? 室友們不知道跑去哪裡了,我慌慌張張的拿著水桶、雨衣、雨鞋到處跑來跑去,心想「今天好像有個朋友要來借住」…. 沒想到回頭一看,竟然看到 攝影班的同學 _______(不知道FB帳號,長頭髮的那位男生)竟然已經裹著棉被躺在已經傾倒毀壞的工作室的殘骸上呼呼大睡….

[夢]9.15 岩石、村莊

作者 propc (破。) 看板 propc 標題 [夢]9.15 岩石、村莊 時間 Tue Sep 24 18:19:15 2013 ───────────────────────────────────────

做了一個很想著在海邊,然後盡管只有屋頂牆壁而沒有前後門的水泥建築,也願意再那邊,甚至還找了一個詭異的房子打算入住(一個房間分成上中下三等份,說要當做三個房間出租),而他是在一個偏遠的小漁村旁邊,很好停車。

奇怪的房子在很狹窄的巷弄裡,裡頭有許多攤販與商店,而房東所在是在一個類似燒臘店布置的餐廳裡面,而房間就在旁邊,那房間有點像是諸寶盒,門從左右可以打開來,很像一個西式房子會在柱子下面裝飾的那種形狀,每一層都有3m那麼高,房間大約只能放得下四張雙人床,房間的後方有一個三層樓高的衣櫃空間,中間一樣以超神奇的隔板分開,隔板可以移動(簡單來說就像一個訂婚喜餅) 海邊是在美麗的岩岸,或許跟北海岸很像,岩石高聳,留下了一排兩樓高的未完工的水泥架構,沒有前後門,只有牆壁,我們想在那邊住下,可是確正面對釣客沒辦法,我還在想,能不能把他們站立的岩石破壞掉??後來還是放棄了

[夢]青澀列車

幾個青澀的高中生(就像五月天剛出道的模樣)挾持了一列古老的火車,短短只有兩節,原本要開著火車到處去玩,但是卻剛好有一個國中老師帶著一群學生誤闖上了火車,要到台北車站,整個時空回到90年代,搖搖晃晃的火車沒有司機,只有不知道該如何駕駛的青年,列車上的高中生都很緊張(其中一個是我,和我朋友 金魚),深怕他們的行為被發現,而帶隊的老師與學生們也被奇怪的氣氛所感染,不怎麼說話的坐在列車的四周,列車並沒有座椅,每個人都是席地而坐。

火車一路從鄉村、穿過住宅慢慢的往地下前進,而高中生與更青澀的國中生之間開始有了互動,有不知道該怎麼辦但是開始聊起天的,有討論起身上衣物的,也有突然發現可愛的學生突然覺得很心儀的,想靠近卻不知道怎麼靠近,每個角落都在發生故事,也有許多複雜的情緒在發生,一切都是非常的曖昧、簡單、青春…….

列車晃阿晃的即將進入地下,眼前的風景卻回到60,70年代的台北街頭,搭配著過去的黑白歷史照片,但是卻跟哈利波特一樣,所有的人物都動了起來,而且跟眼前的風景完全貼和,正當大家很努力在欣賞這彷彿時光隧道的風景的時候,火車站停在一棟小火車站,小小的白色洋房,恰恰好能停下兩節火車,鐵軌的盡頭恰恰好在洋房的底端,車頭的前面圍著白色的柵欄,沒有站務人員,沒有遊客,只有單純如鄉村小鎮的優美風景。

國中生都下了車,高中生們也鬆了口氣,詭計沒有被拆穿,而國中生們也因為在車廂各角落發生的奇異事情而感覺意猶未盡,然後我拍著金魚的肩膀說:「剛剛的這個畫面我回去一定要在看個五六遍,因為每個角落的故事我都好想知道。」

然後我就醒了。

[夢]蓮花生大士

我有一個很神奇的室友,他每天都在畫畫靠著繪畫維生,他說都是媽祖叫他畫畫,身邊也有許多護法,因此常常有許多神的感應。

有一天晚上我夢到在佛(神)前不停的哭,很喜悅的哭,就跟一般人說的一樣是那種靈性的喜悅,像是靈性本尊找到回家的路(被接引回造物主身邊的感覺)。隔幾天我跟室友分享,他說那天他整天也是一直哭,因為他整天都感應到蓮花生大士。大概是因為房間就在隔壁,大士來找室友,我就順便一起受惠。

今天(剛剛)又夢到自己好像是在一個祭祖的現場,我跪在地上不停的哭,旁人幫我面前的地面,挖開之後還有一層軟軟的東西阻隔,但輕易的就撥開了,裡頭全部都是自己前世今生的秘密,雖然夢中沒有讀到任何詳細的資訊,但還是喜悅的一直哭。

早上醒來就問他,他說早起就開始放蓮花生大士的歌曲了。

回想起來,我爸念佛幾十年,家裡恭奉了地藏王菩薩,對面就是收驚的,小時候也有歸依,一直被訓練要背心經,出生的那天還是釋迦摩尼誕生日,唯一一次去印度的德蘭沙拉還在親戚幫助之下超順利地見到大寶法王。

想起來覺得真的很奇妙。

[夢]大型相機

昨天晚上交了文章出去之後,沒想到做了個奇怪的夢,夢中我好像接到什麼計畫,要去調查還有在使用大型相機的人,然後我就到處去調查,但是調查的時候在遠處好像聽到有一位阿婆喃喃自語的說自己有在拍,但是我沒有稍加理會。
後來,有人寄了一盒45底片給我,說是那位婆婆之前所拍攝的,約莫有二十多張,她過世之後在打聽之下才知道我有在調查這件事情,所以託人把照片拿給我。

故事就這樣結束了。

2014.5.5

/dreams/逼死誰

2.18.2012

我和一些朋友在一間教室裡面坐著閒聊,教室鋪著木頭地板,而教室外面稍微遠的地方,有活動正在進行,因為散坐著,我很自然的將雙手稱在身後而我的皮夾放在我的身後,離我右手不遠的地方,因為在跟前方朋友聊天,因此稍稍對於自己的財物有點疏忽。

突然之間,我發現自己的皮夾有動過的痕跡,趕緊打開來看,不知道少了幾張鈔票,卻多了一張「新樂園」的鈔票,趕緊看了四周,發現原本位於我右後方的同學才剛離開座位,往後門走去,我趕緊把他攔下來。

打開你的皮夾看看,確認了他的犯行。

我嘗試著打110,但是怎樣都打不通,很失望的坐在旁邊。
去請教官來,但是學校的另一邊正在辦活動,根本沒有人有空理我。

中間我們堅持了很久,處在一種僵持的狀態下,互相不退讓,我堅持他一定要受到司法的制裁。

不知道過了多久,又撥了一次110,這次有人接了電話,
我說我要報案,他說現在剛好有活動,全部的警官都出去了,剩下的人沒辦法出去幫你處理。
可是有人偷竊阿!! 沒辦法。

我又非常的失望的坐下,我的精神已經快要崩潰了,
怎麼這個世界都沒有人可以來處理這件事情。

我差一點點跟他妥協,你把錢還給我,你走吧!

但是我還是沒做到。

最後,他在我最後一次撥給110等待接聽的過程中自殺了。

———–
新樂園鈔票來自於 昨天跟 朋友去新樂園藝廊看展覽的記憶。
一直打不通的110 來自於昨天打給一位朋友卻一直打不通的記憶。
堅持要受到司法制裁則來自於我個人的堅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