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大兵日記 [專科訓第3.4週]

3.9.

那是一片銀河,大片大片的灑落在山谷上。
螢火蟲的綠色螢光就這樣轟然出現在眼前,
拜小兔所賜,是個曾未有過的美夢。

可是,夢的後半部,卻是無奈。

一個男孩帶女孩到一個郊外的民宅,那裡一樣可以看到
美麗的螢火蟲充斥著整個山野,好美,
可是,男孩卻沒有跟民宅的婦人打招呼,

那是他的母親阿。

(真是美麗又帶著哀愁的一個奇怪的夢)

3.17.

扛責任,誰來扛責任呢?
怎麼大家都不敢扛責任,怕麻煩,怕累?
還是怕自己扛不住?

.

但到了目前為止,我還是躲在後面,
靜靜的看著一切事情的發生。

沒有參與感,沒有認同感,
對於到現在在軍中所發生的一切,
對我來說,在我的人生中都還不夠份量對我造成影響,
甚至連一點點波動都沒有呢。

不喜歡討論軍中的事情,那沒有什麼意義,
也不喜歡跟別人分享我的軍中生活,
因為我就像個旁觀者一樣。

喜歡看書大過於跟別人聊天,
在書中獲得的共鳴大過於其他,
那種寂寞在軍中會放大很多倍。

3.19.

終於可以瞭解為甚麼當兵的人那麼想要找女生聊天了,
固然在視覺上的空虛可以用書籍來彌補,可是那一個
高八度的聲音,不知道撫慰多少國軍弟兄疲憊的心靈。

開始懷念學姐那療傷系的聲音。

3.20.

傾聽,偷聽。

睡前偷聽臨兵與女朋友愉快的對話,
幸福的氣氛飛舞在白色的棉被之上,
連我都染上了喜悅而偷偷微笑著。

.

為甚麼我會在別人面前還是會有些微的緊張?
是因為我遇見的人還不夠多嗎?是因為不曉得
在別人面前的自己是什麼樣子嗎?是因為不知道該把自己
塑成什麼樣的樣子放在別人面前才適當嗎?
還是因為不熟悉別人的反應而緊張?

3.21

「挪威的森林」,那一個在全人埋下的種子又發芽了。

看完之後只有很久沒辦法把自己拉回到現實的世界當中,
看了村上版的大家的心得,大概就是那股沈重的悲哀吧!

雖然有時後會看到噗疵的笑了出來,
但是大體上都瀰漫在一個低迷的氣氛當中。

那隱藏在露骨的性愛畫面之後的悲傷,
那看書就可以想像到的撫慰人心的古典吉他的聲音,
那一首首隨著劇情出現的歌曲,

在這次當兵的當下,果然有幫助我放空,
深刻的進入了我的大腦中,

於是後果就是像是被重擊一樣的,
從腦中找不到一個可以用的形容詞,名詞,連接詞,
像是身歷其境一樣的可以想像每一個情節,
然後又真實可怕的存在我的腦海中。

連今天午睡都特別久(笑)

好可怕阿,
於是去茉莉的時候就買了書況不錯的二手書回來收藏。

3.22

好幾個月沒跟好朋友聊天了,
差點我以為沒有人聽的懂我說的話了,
還好還有這樣的人存在阿!

於是我又恢復正常了。

謝天謝地!

——-Note——–

映像咖啡顯影
http://imagecoffee.net

Mark Ribound 馬克。呂布
http://www.marcriboud.com/

馬格蘭圖片通訊社 Magnum Photos
http://www.magnumphotos.com
(西方人道關懷攝影,紀實攝影)

/心情/大兵日記[專科訓第二週]

3.2.

柯錫杰,從彰化縣文化中心挖到的一本書,
大部分的圖都跟心的視界那本差不多,但多了一些EXIF的資訊,
這倒是挺神奇的,因為一般書上的攝影作品都不會放光圈快門的設定的,
不過就我判讀它的拍照習慣來說,
我是可以理解他為什麼要設定這樣的光圈快門的。

但對於構圖規則來說,我就完全不懂了,
大部分的風景圖,對我來說,不是過高就是過低,
他總是把主題放的比下方三分之一的位置還要在高一些,
也有的是很低的。

月世界(偏高),金門的古厝(偏高),擺攤(偏低),
黑牆(偏高),行(偏低),埃及暮色(偏低)

甚至對我來說有些照片是水平線歪斜的,
河尚與大佛,孤燈。

但我不懂,為何他的作品可以有如此高的地位,
他的文字很好,跟他的作品合起來,有相加乘的效果。
(或許是在我心中我給予他過高的地位?)
(但我想應該是我的水準還不夠所以看不懂 = = )

.

在看到了這片世界的廣闊之後會怎樣呢?
柯錫杰說:「開竅卻也帶來了苦悶,如何消化這些如洪水般的新知,
以及揮霍不竭的思想自由,一時很難反應得宜,這一切催促著我,
讓我很著急,急於快速的建立自己,一種屬於個人的獨特風格。」

3.3

陳曼 http://www.chenmaner.com

在學校樓上的圖書館,我發現了一本雙月刊的攝影雜誌 Unique Image,
奇怪我曾未在書局或是圖書館看到這本雜誌,
內容比一般的攝影雜誌好上許多,也有介紹新銳攝影師,
然後由資深的攝影師來評論,這樣的感覺非常有教學性,
甚至有文章介紹澳洲有開設攝影課程的大學,
以及他們課程大綱以及該系的歷史。

.

又看了一次深河,第一次是在全人中學的國文教室內看到的,
這次能在文化中心看到,很開心的又借了回來,
關於印度,原來那麼久之前就有人寫過這樣的歷史大國,
但一直到了今天,我才有共鳴然後肯去讀它。

關於他描寫的宗教觀,對目前還是無神論的我來說,
我是同意的。所謂神,應該存在於各宗教內,存在於各形體內,
而不分國家族群人種,不分意識,只要是好的,神就應該存在,
就是神應該去做的事情。

但關於此,也剛好讀到了蔡康永寫的:「
我覺得,去信教,把所有問題的答案都交給了神,雖然很方便,
但卻犧牲了整個人生的樂趣。人活下去的樂趣就是遇到變化試著
問問為什麼,然後面對解決。」

這讓到目前為止還沒有宗教信仰的我,似乎有了個答案。

而關於恆河,那條包容著人間一切的深河。

「這是一條人為了死後能在流放到這裡從遠處眾集而來的河流,
是人為了要在這裡斷氣巡禮的城市,而這條深河擁抱這些死者默默流著。」

我同意它以這樣的腳色存在於這個世界上,或許美化了?
但不知道遠藤周作若碰上了余秋雨會怎麼對於恆河的問題去討論呢?

^^"

3.4

人生的加減乘除,到了現在,我只會加法,
不斷的朝自己的身上加東西,不斷不斷地,一是我不懂,
一是我想體驗,我喜歡,我想看看那片世界,
我沒辦法那麼早的就把不重要的去除。

現在只教到加法。

.

Creative Photography 創意攝影,李昱宏
這本不小心看到的書,隨意借了回來在上課的時候看,
在書裡他創造(?)了很多專有名詞:積極空間,被動空間(?),
空鏡,誘導力,詩意。 讀起來有些文謅謅的,
但還好,他舉了很多例子來輔助說明,
說哪個導演就是用怎樣的手法來做什麼事情,
算是一本不錯的書。

.

到目前為止,

書,我都讀了兩次,才放下,
有好的句子,就把它抄起來,
寫在本子上。

就這樣,很棒。

.

3.7.

這星期來到了新竹,下著雨,很冷很冷,
第二天也是很冷,冷到我有點後悔來新竹,
不過我想總是會有不同的境遇的。

第一天晚上就在狂風暴雨以及好吃的大海拉麵下度過,
第二天呢,就在沒鎖的實驗室度過早上,然後在
有時下雨有時下雨的情形下,第一次走進了24h的洗衣店,
雖然沒找到熨斗可以燙我的衣服,但是卻像旅人一般的,
在這裡洗衣服,逛街,拿衣服,吃晚餐。

等衣服洗好的空堂,我去了若水堂,那個在清大天橋
6F的一間簡體書店,在新竹待了兩年都沒去過,這次去,
想找一些書,也想找一點新鮮。

簡體字的書倒是有趣,攝影的書雖然只有一排,
但是品質以及內容都比台灣販售的書好上許多,
在價格上也便宜了許多,最後,買了一本
“超越影像的價值",雖然封面設計的有點爛,
但是內文編排卻出奇的舒服以及扎實。

原來我是想找攝影史的書,不過找不太到,
但這本書大致上符合我想找的方向,
雖然也想買關於色彩的書,不過現階段不太想去看。
我想目前我也不太需要技術方面的書,多思考吧!

此外,我也買了一本簡繁對照的小書,
才25元呢..^^" 我想以後走進簡體書店的機會可能會很多。
基於台灣出版業奇怪現狀,某些書沒人要發行,
而攝影的書更是看不到很棒的書。

.

/心情/大兵日記[專科訓第一週]

2.25

只要是軍隊的廁所,小便斗上面跟你蹲下來便便一抬頭的地方,
都會有一張紙說明你如果酒駕被抓到,會被如何處罰。

我從未被這麼清楚的提醒到,我做了什麼事情,
要被處以什麼樣的懲罰,而且是不停不停反覆的。

一個人誕生在一塊土地上,在這片土地上有一個國家,
在這個國家有所謂的法律,而這個人從一出生,
就無言的接受了這樣的箝制。

奇怪,命運決定了我的人生,
我做的一切卻要被一出生就加在我身上的規則規範著。

如果一個國家很爛,我是不是能選擇離開。

.

這裡有好多女兵,領著國家給著相對優渥的薪水,
付這麼多錢養他們真的有用嗎?
真的那麼多人喜歡這個職業阿?

2.27

我們有55個人,上課無聊得時候,
會有一個人看烏龜法則,一個人看經驗學,
一個人看幕光之城,一個人看英文的harry potter,
其他會有兩三個人看英文。

剩下的人呢?不是發呆就是聊天。

相對於別人覺得當兵在浪費時間,我倒是看書看的很開心,
haha bravo!

2.28

拜朋友之賜,這次終於去借了流浪者之歌,順便謝謝彰化縣文化中心。

為何Siddhartha 如果能夠在當商人的時候,對於想騙他錢的人一笑置之呢?
我想那時候錢對於他來說並不是一個重點,所以得與失並不是那麼重要,
重要的是他只是想體驗人生,看這些人如同演戲般的在他的生活中出現。

(順便po一下google到的blog:)
http://blog.sina.com.tw/mabel823/article.php?pbgid=6923&entryid=576660

何時我能夠這樣笑看人生然後維持本我呢?

想起ellen很開心的掏出兩百元跟路邊的殘障人士買刮刮樂的模樣,
她好開心,殘障人士也好開心,兩百元,換來了兩個開心的笑容。

當時兩百元對我來說,好多,因為可以用一天呢!

但畢業離開學校之後,我也開始想起許多生活比我們困苦的人們,
用兩百元為這個世界增添兩個笑容。
(但通常結果是兩張會中一張一百的,再去換一張刮刮樂之後就沒了。)

.

在我們上課教室的樓上,就是這個學校唯一的圖書館,
這好棒,有很多書,很多雜誌,還有報紙,
甚至可以上網呢!

看Unique Photo裡面說到:
「拍照時讓model看鏡頭的上方會讓眼神更銳利。」

/心情/大兵日記[新訓後半段]

2.3.

這一天,是放完年假的第一天,因為沒做什麼事情,
所以保留了相當的體力,這天晚上,我把印好的東西拿出來看,
ellen與Psofa的對話,兩個不曾見面的人的對話,
一個是文筆好的散文,一個是優美的詩,
能在軍中的晚上帶著頭燈看到如此美麗的對話,

幸福都滿出來了。

在這裡,每天身體都是疲累的,而腦袋都是空空的,
正好,可以塞下優美的對話與小王子,
還有那困擾著我二十五年的人生議題。

這樣的環境,卻剛剛好的讓我可以休息與思考。
如同ellen說得"身體交給別人操練,心靈由自己放縱。"
(根本不是這樣說,自己還亂改)

.

今天,我決定我要做一件事情,我要開始研究每一個攝影師,
閱讀每一個前輩的作品,用我生澀的文字去寫下一些感覺與想法,
每隔一段時間寫一次,看看自己對於他們的共鳴能有怎樣的進展。

.

關於我的文字,
我想開始讀詩,希望能藉由這樣,

精簡我的文字。

.

關於我,
有著"我想要出國去"的這個念頭,已經是兩年前了,
但是最近卻又有了這個念頭,
“我想出去看世界",
我想要到世界一流的地方去接觸世界一流的藝術,
我在這裡,他們距離我很遠,我才能追,
如果我看的那一群,只領些我一些,
我進步的會比較慢,所以我想去看這世界,
這是我的理由。

去讀攝影學校吧!

.

關於全人,
這天我突然想到,如果以那樣專業的師資來算的話,
一堂課算五百好了,中文課,舞蹈課,戲劇,英文課,
還有包三餐,包住宿,一天給你上四堂課好了,
這樣一個月八千,房租算6000好了,伙食一個月算六千好了,
這樣一個月總和兩萬,六個月就12萬了歐,
距離他們真實學費 十三萬多似乎距離不遠…

🙂

.

日記真長,因為今天大家都體力充沛,
甚至連打呼聲都很少,連我都睡不太著,
所以才想了上面那麼多的東西 = =

.

2.4.

能再當兵的夜晚做一個美好的夢,

是幸福的。

而這,是與外界唯一的溝通。

.

好心嗎?連我在夢中都是如此,不忍心傷害人,

卻同時傷了自己,奇怪,這跟自私似乎是矛盾的,

卻能同時存在?

2.6.

經典之所以為經典,是因其描寫的面向很多,

而人們都只看到自己想看到的面向,不同年紀,不同情緒,

不同時期,都會有不同的感想。

寫下每一個階段的心得吧!

2.7.

放空,沒有思緒,不用思考,一片空白,

只要follow order就好了,這天居然連大腦都不想運作了。

.

若要重頭勾勒一幅畫面,用文字,用畫筆,用詩,用音樂,

對我來說都是困難的,而攝影,取材於生活當中,加以捕捉,

詮釋,或許對我來說,是一個折衷的辦法(?)

2.8.

“當你覺得相處愉快的時候,其實你們是對等的;

當你覺得對方不錯的時候,其實你不如對方。"

對於此,我同意。

“對等",兩個人的水平,對待對方的程度是相等的,

能夠遇到這樣的人,會是多麼難得。

2.9.

“相處不會覺得無聊,即使是靜靜的坐在身旁"

這是必須的。

2.12.

關於做夢,我怎麼都不會夢到關於軍中的夢,

不存在於潛意識中,不再我的思考logic中,

我想,可能當兵這件事情不對我構成壓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