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思考]安靜肖像的思考與分享

被攝朋友分享:

「昨日參與 Lighto 光印樣 的「安靜肖像計畫」,難以言喻的經歷,好像將靈魂拿去交換,但一切都是值得的。這裡沒有美術場景、華服跟精緻的妝容,只有你。至少我從未想過自己在鏡頭前可以是這個樣貌,如此從容無懼、坦然自在。感謝攝影師阿破」-   Wen-Fei Shih

 

個人思考分享:


 

[攝影服務]安靜肖像

「靜坐,書寫,遇見未知的自己」

本攝影服務,透過一系列的步驟,讓每一個想要認識自己、讓自己安靜的朋友,都能有一個機會能夠認識未知的自己。

關於安靜肖像,請參考此文:安靜肖像的思考與分享

這個slideshow需要JavaScript。

服務步驟說明:

  1. 請先至  https://goo.gl/forms/rQg1uFI8LtUlwd3L2  填寫表單預約拍攝,表單裡有許多問題需要您仔細回答。
  2. 約時間拍攝。
  3. 拍攝過程:
    • 靜坐(約5~10分鐘)
    • 自由書寫(書寫約10分鐘)
    • 拍攝(約40分鐘)
    • 加上交談的時間,拍攝總時間約90分鐘。
  4. 拍攝結束後,最快兩天、最慢約14天,會給予拍攝毛片。
    • 毛片定義:刪去過度重複或閉眼照片,簡單調整之後,給予所有照片(彩色)。
    • 毛片解析度:2048px
    • 以網路雲端方式交付
  5. 請於收到毛片之後,填寫照片回饋單,在毛片之中選擇2張照片,說明您挑選照片的理由。
  6. 收到回饋單之後,會於7天內精修這2張照片交付給您。
    • 精修照片預設為黑白風格,亦可選擇彩色照片
    • 精修照片之定義:曝光、色階細修,痘疤或細紋去除。不做身材或是臉型上的修飾。
    • 精修照片解析度:相機最大解析度。(使用Nikon D800E,原始尺寸3600萬像素)
    • 以網路雲端方式交付

服務費用說明:

  1. 地點選擇:
    • 生存實驗室(台北市士林區和豐街, 劍潭捷運站走路約12分鐘, 一人前來我可騎車去接送)
    • 自行指定地點
  2. 費用說明:
    1. 服務費用3600(2017/6/30之前優惠價)
      • (毛片全給,精修三張照片(可選黑白或彩色),多選一張照片細修500元)
    2. 如需在指定地點拍攝,台北市區需付交通費200元,其他地區依距離而定,每公里以15元計算。
    3. 支付方式:拍攝結束後現場付清。

交付照片使用說明:

  1. 凡是所交付的檔案,都能自由使用,不管是發佈在網路上、印刷、出版、宣傳都能,也不管交付之後的後續修圖之動作,都可以自行操作,均不干涉。
  2. 拍攝照片可選擇能否給予攝影師作為作品發表(用於日後的展覽、出版使用)
  3. 發佈於社群網站,也可自由選擇要不要標記攝影師名字。
  4. 填寫回饋單時,也會讓您選擇能不能讓我標記您的名字。

%e8%9e%a2%e5%b9%95%e5%bf%ab%e7%85%a7-2016-11-22-%e4%b8%8b%e5%8d%888-22-33

拍攝照片參考:https://www.flickr.com/photos/propc/sets/72157676841122866

[心得]Wonder Foto Day, 展後心得分享

Wonder Foto Day, 展後心得分享

2011年,那是一個我開始將攝影視為一種認真創作的時間點,開始用攝影去詮釋一件事情,拍攝雲林是一個開始,然後我開始去看展覽,在似懂非懂的狀態下,度過了不少的時間,看展覽,很多疑問,「為什麼?他能夠在這邊展覽?為什麼?作品能賣得出去?為什麼?這作品能進美術館?」

帶著很多疑問,我開始做屬於我自己的創作,然後不知道害怕的開始去丟比賽,用一個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幹嘛而做出來的創作,去嘗試、去測試、去實驗自己的作品到底能在整個攝影體制下有什麼樣的回應。

然後,我開始想要知道別人都在做什麼創作,還曾經想要讓更多像我一樣的創作者被看見、被討論,於是有了曾經一次的在TIAVC地下室舉辦的講座,邀請了很多出國留學回來的年輕創作者來分享。還好那時堅持錄影,到現在youtube上面,還能夠看到錄影,而這場講座,也一直被許多年輕創作者提起。

當然,很快的意識到自己在能力與經濟上的強烈不足,很快的就收起自己的雄心壯志。於是後續開始在曾敏雄老師那邊學習攝影,開啟自己對於攝影的初步認識,然後度過一段默默創作亂丟比賽好像沒中就覺得自己作品失敗,於是默默收起來的時間。

創作跟著生命走,生命跟著各種工作在轉變,也跟著生存的姿態再轉變。

後來開始在exlab上課,深刻體會到這個世界已經太過精采,要超越這些頂尖研究員的作品,實在困難。只是,看過這世界,畢竟得回到生命的本質。於是開始有一些不同領域的養分開始灌入。

後來,突然之間就冒出一位比我還猛、還衝也有強力後盾的彥文,和文包合作開了藝廊,帶著幾位藝術家的作品前進法國、日本,讓很多作品被看見、被收藏。然後辦了這幾天這樣的活動,攤位小小,數量眾多,但是創作者的能量能在此被凝聚,多元而豐富的作品再一次爆炸開來。

觀念的、本格派、清新派、身體派、鏡子流、雕塑+地景、工藝性的、實驗性的、街頭派、旅行派、f64派、攝影加繪畫的……

不管作品如何,都是每一個創作者的生命展現,在短短時間內讓許多人觀看、欣賞,當然,我漸漸地很輕易地能在觀者走到攤位前的那一刻,就能被細微的把他們分開來:有因為攝影很屌,所以來湊熱鬧的,有想知道攝影可能性的好奇寶寶,也有想深度了解創作者動機的人,更有會去探索作品背後的個人特質,甚至再追尋到我的生命轉變過程的本質探索者,當然,也有那些藝廊、雜誌、媒體來找作品的機會創造者。

來的人多,我不放棄任何一個能向對於作品感到好奇的人解說我的作品的機會,就這樣站在攤位前,幾乎每一分鐘。

創作的某一個部分,是希望被看見與肯定,被一般觀眾看見,增加他們對於攝影的想像;被老師們看見,尋求他們的建議;被keyman看見,增加自己能在往前走的機會。

對於許多年輕創作者,面對創作初期許多資源上的不足、能見度的不足,Wonder Foto Day 台北國際攝影藝術交流展 的確是創造了一個能夠被看見的平台,出現的貴賓,除了所有第一線的攝影老師們都出現了,也有一些編輯與策展單位出現,真的不容易。

我十分感激與感謝兩位策展人 馬立群房彥文,能夠在這個時間點,勇敢的站出來,替台灣攝影圈帶來全新的能量與活力,也讓更多優秀的作品被帶出國外。

感恩!讚嘆!

感謝許多平常未曾謀面的臉友出現,能夠見面聊一聊,感受到創作者之間的情誼。感謝許多老朋友新朋友出現,給予阿破作品上的建議與指教。

還得感謝我的爸媽可以讓我任性創作到現在,特地來看展覽,了解我的作品。最後,我會努力不餓死,成為一位優秀的藝術家。
ps. 我的夢想就是作品能賣出一億台幣!你們等著!

(aPo 2016.2.21

[參展]台灣真寶 @Wonder Foto Day 台北國際攝影藝術交流展

藏於寶藏之中-炎黃力量(小檔)

《台灣真寶》

台灣真寶這一系列作品延伸自《Left 遺留》的攝影系列作品,被攝物件多來自於台灣海岸的垃圾堆。我在遊走台灣海岸的同時,發現了這些人類製造出來的產品碎片,在產品壽命終結之後被任意丟棄,逐漸因自然力量被撥去外殼,而物件內裡則經過海浪與風的塑型之後,成了在岸邊石頭堆裡真假難辨的遺棄物。我將這些廢棄物拾回之後,經過我的加工、擺設、拍攝之後,再度重現在眾人面前。

陳柏銓

生存實驗家
http://www.pochentw.com/

曾入選2012,2013高雄獎
曾獲得美國IPA, 法國PX3, 俄羅斯MIFA 國際攝影比賽共14項榮譽獎
曾出版《印度漂流》、《雲林有大家》、《我在阿塱壹,深呼吸》

————————————————————————

Wonder Foto Day 台北國際攝影藝術交流展

2016 / 2 / 20、2 / 21

松山文創園區 東向製菸工廠

www.wonderfoto.com

www.facebook.com/WonderfotoDay/

博客來購票頁面

http://goo.gl/33eER8

那一場缺席的雪

台灣很少能夠下雪,而這一次,種種細微的因素造成了這次的台灣降雪。
而雪,是台灣人普遍缺乏的視覺經驗,但這次,超強的冷氣團,讓降雪線直降到海拔300公尺。於是這兩天台灣人不管是自己去看,還是在社群網站上被迫觀看,都經過了一場白色風景的視覺風暴。
雪,降到土地上,原本是咖啡色樹幹、綠色葉子或許再加一點黃色、紅色的山區風景,一下子,就變成白色。可惜的是,台灣這場雪,還不夠厚,所以很多地區的風景,都是以雪為客體,也就是雪來到土地上來作客的意思,在草原上稀稀疏疏的分布著,在景觀上,其實只有點綴的作用而已,對於傳統的台灣風景經驗,沒有什麼重大的革命。我想說的,是那種能夠掩住大地的雪。主體、客體瞬間翻轉過來,白色的雪,一下子變成視覺的主體,以往熟悉的山頭,一下子都變成曝光過度的風景。而也是因為這個特殊的顏色,白色,而讓許多視覺語言不再熟悉。
這個白色,幾乎是無層次的,一旦超過的一個厚度,就是一種絕對的白。因為這個幾乎無層次的白,使得在視覺上,我們反而會反過來去尋找那個不是主體的客體,也就是:那些沒有被掩蓋的部份,或者,是那些雪的界線、崩落的地方。當我們意識到,這是一個有雪的照片的時候,我們憑藉的,是那些客體,如果沒有客體的存在,我們是無法意識到,這是一張雪的照片(例如:一片白而沒有任何線條的照片)
所以,其實在拍攝雪地風景的時候,我們是在拍這那一場,缺席的雪。
原研哉:「白指的不是白色,而是可以感覺到白的感受性,所以我們不需要尋找白,而是要尋找能夠感覺白的方式。」白色,在日本的設計之中,被談論的最多,是這幾年出版的原研哉的書籍《白》、《設計中的設計》
「 其中一種概念,我們稱之為「空」(Emptiness),也就是「空虛」的意思。在與人進行溝通時,與其單方面滔滔不絕地表達意見,倒不如傾聽接納對方的心聲來得有效。也就是說成功溝通的關鍵,並不是如何去賣力說服,而是在於有無靜心傾聽。因此人們傳承歷史文化,創造出一個空之容器,藉以容納了解與他人之間的溝通。像是日本國旗的紅色圓圈和十字架等簡明扼要的符號,我們無法依賴字面上的意義來詮釋這些符號,反倒是依賴著思緒當中,那擁有浩大空間的空之容器,吸收人們對於這些符號的印象畫面 。可以是陵墓與教會的空間,也可能是和風茶室或是日式庭院,這些都是以「空」來進行溝通時所得到的結果。起初,我開始撰寫自己所認知的「空」,但是在摸索「空」的過程時,我發現了「白」這樣的概念。如同「空白」這樣的詞彙,兩者有密不可分的關聯。我想,「白」是在發掘「空」的過程中勢必會先產生的。因此在描述「空」之前,我想先試著闡述「白」的概念。」 – 摘自《白》之序

出處:http://www.mottimes.com/cht/article_detail.php?serial=978
杉本博斯在設計護王神社的時候就有提到,日本的文化裡頭,有一個很重要的概念是「空」,也就是如此,為什麼不管是日本的神社、寺廟,都有一個很大的「空」間,例如神社會圍出一個空間,「等待」神的降臨,或是很大的空地,等待事情的發生、人的聚集、節慶的上演。因為有了空、有了等待這樣的概念,所以「白」才在日本這麼重要(當然,順序也可能是到轉過來的)。
所以,今天在拍攝雪景的時候,才想到,或許這個與雪密不可分的日本,這個大量的白的視覺經驗,帶給了日本人很大的影響,甚至,影響了整個日本文化。
關於這場雪,我是這麼想的。
aPo 2016.1.25
今天拍的缺席的雪,可以參考以下連結:

創作徵MD:「身體與植物」系列

生生不息-01

個人履歷:

https://www.facebook.com/notes/apo-踏拾-影像x土地/個人簡歷/745490685563948

說 明:

此為個人創作,很需要大家幫忙,主要探討人與植物的關係,需要拍一些局部身體加上植物的照片。請詳細閱讀此份文件,如有意願再填寫資料,並留下聯絡方式。

請在這填資料–> http://goo.gl/bB9Ra9 <—-

*內有需要的身體部位解說與個人履歷,也徵求大尺度的MD。

*注意:拍攝作品之後將有展出計畫並會販售,請詳閱肖像權同意書,若同意再填資料、約時間,現場拍攝時再簽即可。

*拍攝地點:台北市劍潭站附近走路10分鐘的距離

「特別需要的模特兒」:

黑人、白子、金髮女性、臉上有雀斑的女生、有六塊飢的女生、落腮鬍男性、胸毛超多的男性、願意拍大尺度的MD,光頭而頭型超美的男生。

拍完之後會再幫你拍花的個人照(素背景),可構思自己想拍攝之題材。

https://www.flickr.com/photos/propc/sets/72157651162648810

*拍過的部位還是會再拍攝,每個人狀態不同都可能刺激出不同的作品。

其他作品範例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432155550297060&set=a.107554812757137.9334.100005078558961&type=1&theater&notif_t=like

[展覽]咾咕山-陳順築個展

趁著工作空檔去了北美館看陳順築個展(剛剛才發現,為什麼不是回顧展?)因為知道他在不久之前已經遠行,所以在觀看的時候瀰漫著許多悲傷的氣息。原本只知道他幾件作品的我,但是整場看下來受到他的創作能量與土地連結深深感動。

20150208_APO8724 20150208_APO8725   20150208_APO8733

        許多藝術家一輩子進不了美術館、許多藝術家企盼著能有一次完整的回顧展,所有的累積,都會在入土之後蓋棺論定。看展的時候,我常在想:「要是生命只到此刻,我會留下什麼作品給這個世界?如果創作的軸線拉長到這個輩子,那我會怎麼繼續創作下去?」

        早期的攝影作品給了我很大的震撼,每次看別人的作品都會更清晰的知道我自己的不同。我覺得攝影的框取就是那麼的奇妙,為什麼他看得到我看不到呢?為什麼他會這樣拍而我不會這樣拍呢?他的內心質地到底是什麼元素組成的?
(現場有使用幻燈片投影機投影許多作品,我覺得在本質上都更貼近攝影一點,燈起燈滅的時候影像出現又消失,加上「喀!」、「喀!」的聲音,實在太迷人了)(我個人覺得攝影作品最好的展出方式首選是燈箱,其次就是幻燈片投影機了)20150208_APO8831

           那張構圖是我這輩子都拍不出來的,我喜歡單純的東西,但是他的作品都會有一點「破」的東西出現(建築師教我的庭園造景術語),不管是構圖還是內容上的。有點像是一張照片能夠被分成兩張有完美構圖的照片,但是他把它巧妙的和在一起了,那種特殊的和諧比例拿捏,我想也只有他能做到吧?

20150208_APO8744

雖然今天是匆匆看過,只有簡單的看過他的作品形式,我簡直被他的東西嚇死了,雖然很多都是有段時間之前的作品了,但現在看起來仍然新潮的不得了。在平面影像之外的想像,不管是大到可以像是一個衣櫥能夠掛上一件衣裝,還是掛上一條毛巾、或是使用許多影像磁磚的拼貼與組合,都是打破了他早期的傳統攝影的範疇。

20150208_APO8760 20150208_APO8768 20150208_APO8771 20150208_APO8773 20150208_APO8776 20150208_APO8781 20150208_APO8793 20150208_APO8799 20150208_APO8812 20150208_APO8824 20150208_APO8826

創作一直圍繞著與土地的感情、鄉愁以及家族的記憶,真是始終如一的人,整個展覽情感濃厚的令人喘不過氣,走出美術館配上陰暗的天空,真是悲傷到了極點。

下雨天適合觀看,
悲傷適合觀看,
寂寞適合觀看。
熱戀不適合觀看。

>入場選用張照堂老師的照片真是用的很好,整場看完之後再回來看這張照片,覺得陳順築的本質都被放在這張照片裡了(這就是好的肖像吧!?)。
>人生簡歷裡面約莫40歲才結婚還有跑去東海大學教空間規劃讓我訝異。
>這時又想起曾經在young art參加portfolio review,與老師留下短暫交會的記憶。
>有機會再研究研究他的作品。

20150208_APO8726

剩下照片請看這:
https://www.facebook.com/media/s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