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覽]咾咕山-陳順築個展

趁著工作空檔去了北美館看陳順築個展(剛剛才發現,為什麼不是回顧展?)因為知道他在不久之前已經遠行,所以在觀看的時候瀰漫著許多悲傷的氣息。原本只知道他幾件作品的我,但是整場看下來受到他的創作能量與土地連結深深感動。

20150208_APO8724 20150208_APO8725   20150208_APO8733

        許多藝術家一輩子進不了美術館、許多藝術家企盼著能有一次完整的回顧展,所有的累積,都會在入土之後蓋棺論定。看展的時候,我常在想:「要是生命只到此刻,我會留下什麼作品給這個世界?如果創作的軸線拉長到這個輩子,那我會怎麼繼續創作下去?」

        早期的攝影作品給了我很大的震撼,每次看別人的作品都會更清晰的知道我自己的不同。我覺得攝影的框取就是那麼的奇妙,為什麼他看得到我看不到呢?為什麼他會這樣拍而我不會這樣拍呢?他的內心質地到底是什麼元素組成的?
(現場有使用幻燈片投影機投影許多作品,我覺得在本質上都更貼近攝影一點,燈起燈滅的時候影像出現又消失,加上「喀!」、「喀!」的聲音,實在太迷人了)(我個人覺得攝影作品最好的展出方式首選是燈箱,其次就是幻燈片投影機了)20150208_APO8831

           那張構圖是我這輩子都拍不出來的,我喜歡單純的東西,但是他的作品都會有一點「破」的東西出現(建築師教我的庭園造景術語),不管是構圖還是內容上的。有點像是一張照片能夠被分成兩張有完美構圖的照片,但是他把它巧妙的和在一起了,那種特殊的和諧比例拿捏,我想也只有他能做到吧?

20150208_APO8744

雖然今天是匆匆看過,只有簡單的看過他的作品形式,我簡直被他的東西嚇死了,雖然很多都是有段時間之前的作品了,但現在看起來仍然新潮的不得了。在平面影像之外的想像,不管是大到可以像是一個衣櫥能夠掛上一件衣裝,還是掛上一條毛巾、或是使用許多影像磁磚的拼貼與組合,都是打破了他早期的傳統攝影的範疇。

20150208_APO8760 20150208_APO8768 20150208_APO8771 20150208_APO8773 20150208_APO8776 20150208_APO8781 20150208_APO8793 20150208_APO8799 20150208_APO8812 20150208_APO8824 20150208_APO8826

創作一直圍繞著與土地的感情、鄉愁以及家族的記憶,真是始終如一的人,整個展覽情感濃厚的令人喘不過氣,走出美術館配上陰暗的天空,真是悲傷到了極點。

下雨天適合觀看,
悲傷適合觀看,
寂寞適合觀看。
熱戀不適合觀看。

>入場選用張照堂老師的照片真是用的很好,整場看完之後再回來看這張照片,覺得陳順築的本質都被放在這張照片裡了(這就是好的肖像吧!?)。
>人生簡歷裡面約莫40歲才結婚還有跑去東海大學教空間規劃讓我訝異。
>這時又想起曾經在young art參加portfolio review,與老師留下短暫交會的記憶。
>有機會再研究研究他的作品。

20150208_APO8726

剩下照片請看這:
https://www.facebook.com/media/set/…

廣告

[攝影筆記]《在遠方,憶故鄉》 黃煜攝影展

黃煜。
1992年生,出生于山東。
現前就讀浙江傳媒大學攝影系,2014年2月來到世新大學圖文傳播系交換。
本此展覽中,黃煜以他的影像,分享給每一位觀眾;在故鄉,在台灣,屬於黃煜內心,獨有情感震盪的視界。
在故鄉,每次的快門,都帶著對於故鄉的愛。
在台灣,他沈思著這塊土地帶給他的感動。

6 / 4 展覽開幕
6 / 7 黃煜 與各位的牽絆茶會 下午2:00開始
6 / 8 黃煜 內在情懷的視界分享會 下午2:00開始
6 / 15 閉幕

阮義忠攝影工作坊 / 影像空間
地址:台北市北投區北投路一段9號

 


 

展出山東故鄉作品與台灣風景,山東照片以人(多為親戚)為主,小村莊裡的每個人他都認識,多數為快樂、自然而有情感自作品,台北影像則是明顯的疏離、怪異、都市謎走,鄉愁感是如此的強烈,雖說作者本身透漏自己已經融入台灣生活,不過從作品裡面仍然看不到融入的痕跡。

*特別喜歡恐龍尾巴映照著101的照片

作品吊掛選擇魚線,透明度高,事後觀賞照片幾乎看不出痕跡,可以說是高明的作法,不過現場還是發現高低有一點點落差,不過即使使用鋼索我想也很難完美。
燈光、輸出、裱褙皆屬一流水準,作品是採底片掃描後修複雜點、刮痕之後輸出,因而可以見到作者本身親自放像的作品上有許多塵點,甚為可惜。

作品集的設計編排水準屬於傳統排法,把字全部塞慢版面,文字行距過大,但影像編排較展出形式略微不同,攝影集採一左一右,山東、台灣互相比對之作法,現場展出則是一群山東、一群台灣,在交界處的模糊,會令人想去猜測,有點趣味。山東部分的編排也很有韻律感,不會覺得無趣。

作品的本質將作者在拍攝當下的情緒與看法完整記錄了,是套清楚明白的攝影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