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樸門觀察]東埔茶農、高麗菜與嚴苛泥土

先說說東埔這個地方,東埔溫泉在過去很有名,但某次颱風之後沖毀了路橋,所以觀光就大受衝擊,一般都從名間交流道下,一路穿過集集、水里一直到東埔,沿路會跨越過濁水溪與陳有蘭溪,經過集集攔河堰與幾座很宏偉的橋。

這裡家家戶戶都是自己接山水來使用,有用不完的溫泉水,朋友的廚房就是幾乎熱水一直流,連洗碗都不用任何清潔劑,直接用熱水沖洗就能夠清洗乾淨(覺得超意外),家裡主要以茶葉、柿子、蓮霧為販售主力,還有其他作物例如辣椒等等。

因為隔天一大早要採茶,因此就先入住東埔,從台北開往東埔大約3.5小時的車程。這次要採的是春茶,雖然數量不多但是大多要採收兩天,朋友說春茶受到雨水影響最大,因為灌溉水源都是引山水,因此常常引不到水的時候就要上山去巡水(調整水管高度或者位置),田裡頭只有一座五噸的水桶,一般來說在稍微缺水的時候不太足夠使用。但朋友說他們已經算好,其他農友還遇到水壓不夠,一次只能開啟一支噴水器的窘狀。

因此在前一晚就說應該在土地上挖設許多集水渠與生態池子,接下來看看他的茶園。

20150422_APO3439

茶園大概分作三塊,上中下,其中中間與下面茶園需爬下一個鐵梯,約有一層樓高,樓梯十分陡,採茶工人都小心翼翼的爬下去。茶園裡頭地面生態算是自然,雖然一般茶葉照顧仍舊會噴灑農藥,有許多鵝仔草還有長得非常好的地被草類(摸起來非常的舒服而且覆蓋非常的好)

20150422_APO348120150422_APO3398

由於這裡的茶樹都經過矮化,讓採茶工非常容易採茶,幾乎都能挺直腰採收,因此高度不高約略60~80cm,想當然而根系也非常的淺,頂多30cm,因此這邊在種植建議上應該是需要種植相當多的深根作物,例如:康復力。搭配深根作物的原因除了必須水土保持之外(因為茶樹根系太淺薄),最主要還是要讓深根植物能夠深入地底,把深層的水份帶上來,滋惠茶樹,所以在茶樹之間種植沒有生產力的深根作物應該是最適合的作法,也因為高度不高不會影響到茶樹採收。

ps. 朋友也提到,他們很難在種植上多樣化,因為多一樣作物就多一樣工具,要是五六種作物就會忙不過來。

20150422_APO3435

(不同層之間的茶園有許多大石頭,可以觀察到靠近大石頭的茶樹芽抽的特別高。但我覺得效果不太明顯,因此推斷石頭保溫效果對於茶樹幫助不大。我異想天開的想在石頭面鋪上許多反光布,幫助茶樹行光合作用,不知道是否可行XD ?  )

而我又在地表上觀察到許多雨水侵蝕的坡道,而其實這就是雨水匯集之處,非常適合拿來做集水渠或儲水池。

20150422_APO3400

挖設儲水池的地方又以下圖這個陷落處最好,一是因為此處地表已經陷落,很難在用土把它填起來,採茶工也不會走這裡(當然一般茶農也不會去管這個),二是這個大小剛剛好可以放入一個大水桶,或者在底端裁幾根木頭,像是攔水壩一樣的把水攔截住(再搭配塑膠布之類的增加儲水效果)。

挖設集水渠的原因莫過於要讓水停留在地表的時間久一點,還有要讓水進入深層地底(如果地表有覆蓋的太完美的地被植物的話),再來就是把水留住甚至儲存,當然使用水桶是偷懶作法但應該是最速解。

朋友說,影響春茶最大的就是水,在清明以前這段幾乎是沒啥雨量的時間,如果水多,葉子就長得大拉得長,偏偏這時候沒雨水,大家都缺水,因此只能盡量把水留住。所以如果能藉由挖設許多集水渠和設立水撲滿,把水留住,並且讓水滲入地底,再搭配深根作物把這些茶樹吸收不到的水份藉由蒸散作用帶上來,相信能對春茶有所幫助。

20150422_APO3403

這是隔壁的田,聽說土壤實在太過貧瘠,所以他們嘗試使用高架的方式來種草莓,看到這景象我都傻了,地上的泥土這麼多不使用,反而用箱子來裝土種植。若能想辦法改善土壤我想應該能夠免除這些設備,地上的土壤大多屬於破碎的岩層地形,沒看到什麼壤土成分。這麼大面積要如何解決這問題實在困難,但因為處於山中,我想還是能收集落葉與樹枝直接用厚土種植來改善。

20150422_APO3424

然後是最讓我驚訝的高山高麗菜種植法,這在路邊的菜園,蔬菜幾乎是種在45度的山坡上,菜與菜之間的間隔相當密,只有在比較大顆的高麗菜旁邊能看到覆蓋良好的草,而剛種植的高麗菜旁邊幾乎都是光禿禿的一片,這個一下雨一定土壤會流的亂七八糟,這景象實在太可怕,慘不忍睹,只能說是贏了農夫,輸了土地。 田裡頭有幾棵梅樹對水土保持還是有些貢獻的。

20150422_APO399120150422_APO3983 20150422_APO3972

這是曬茶場一旁用塑膠黑布種植的高麗菜。

20150422_APO3578

廣告

[攝影筆記]《在遠方,憶故鄉》 黃煜攝影展

黃煜。
1992年生,出生于山東。
現前就讀浙江傳媒大學攝影系,2014年2月來到世新大學圖文傳播系交換。
本此展覽中,黃煜以他的影像,分享給每一位觀眾;在故鄉,在台灣,屬於黃煜內心,獨有情感震盪的視界。
在故鄉,每次的快門,都帶著對於故鄉的愛。
在台灣,他沈思著這塊土地帶給他的感動。

6 / 4 展覽開幕
6 / 7 黃煜 與各位的牽絆茶會 下午2:00開始
6 / 8 黃煜 內在情懷的視界分享會 下午2:00開始
6 / 15 閉幕

阮義忠攝影工作坊 / 影像空間
地址:台北市北投區北投路一段9號

 


 

展出山東故鄉作品與台灣風景,山東照片以人(多為親戚)為主,小村莊裡的每個人他都認識,多數為快樂、自然而有情感自作品,台北影像則是明顯的疏離、怪異、都市謎走,鄉愁感是如此的強烈,雖說作者本身透漏自己已經融入台灣生活,不過從作品裡面仍然看不到融入的痕跡。

*特別喜歡恐龍尾巴映照著101的照片

作品吊掛選擇魚線,透明度高,事後觀賞照片幾乎看不出痕跡,可以說是高明的作法,不過現場還是發現高低有一點點落差,不過即使使用鋼索我想也很難完美。
燈光、輸出、裱褙皆屬一流水準,作品是採底片掃描後修複雜點、刮痕之後輸出,因而可以見到作者本身親自放像的作品上有許多塵點,甚為可惜。

作品集的設計編排水準屬於傳統排法,把字全部塞慢版面,文字行距過大,但影像編排較展出形式略微不同,攝影集採一左一右,山東、台灣互相比對之作法,現場展出則是一群山東、一群台灣,在交界處的模糊,會令人想去猜測,有點趣味。山東部分的編排也很有韻律感,不會覺得無趣。

作品的本質將作者在拍攝當下的情緒與看法完整記錄了,是套清楚明白的攝影作品。

 

[攝影筆記]心象-楊延康 藏地攝影原作展

作品細節:共展出38幅,手工親放、無酸紙基相紙、每張20版,53x34cm
售價:不知道是不是含裱褙的價格,2/20 = 65,000  5/20 = 85,000  6/20 = 125,000 8/20 = 165,000 11/20 = 20,5000  13/20=285,000
展出狀況:裱褙狀況不佳(凹凸不平十分明顯),懸掛位置約150cm
掉掛不平(數幅歪斜,經反應後已有部分改善),打光不均勻

作品狀況:手工親放的品質不夠整齊,不如網路上的照片。

畫冊:150元,印刷品質極差(比網路上的還差),開本太小(15x15cm),只能當做資料收集之用,無收藏價值。

攝影主題:西藏、青海、甘肅、四川、雲南,以藏民為主題,拍攝十年,2003~2012

攝影內容關注面:玩耍、背經文、做酥油花、感恩馬的婦人、休息(轉經綸)、拾羊糞、吹法鑼、抱鴿子、打鑼、轉寺、塑佛像、死去的兀鷲、帶鷹翅膀的僧人、掛喇叭、背經筒、提茶、演藏戲、跳法舞、餵山雞、放貓、灑龍達、朝聖節中的僧民、為佛轎打傘、刷洗僧房的小僧人、揹木板的僧人、做陶罐的男人、揚場的日子、吸鼻煙的婦女、打水的婦人與孩子、炒青稞、站在山頂的僧人、抱雪中的信徒、喂羊的老人、吹嗩吶的僧人。

分析:拍攝方式多為側拍記錄,記錄層面相當廣泛而不重複,多為公開的空間,少有私人空間作品,顯示期拍攝深度僅限於生活切面而未進入生活核心,少有與被攝者眼神接觸之作品,被攝者多處於一種生活狀態(做某件事情ing)、一種生活氛圍與情緒,深入精神層面的有「抱鴿子的女人」、「提茶的僧人」,有幾張特別具有儀式性的作品「站在山頂的僧人」、「背木板的婦女們」(人與木板的影子像是背著十字架往前行),另有數張則像是古典繪畫的質感與構圖:「感恩馬的婦人」、「吸鼻咽的婦女」、「炒青稞的女人」(這張特明顯,很像魏梅爾的畫作)。

整體階調屬於暗沈憂鬱而有詩意的Low Key風格,但「跳佛舞的小僧侶」一作對比特別大(特別是亮部),不知道是否為處理失誤還是特地想保住小朋友歡樂的明快氣氛(?)。在那麼多照片裡面,捨棄了眾多有生活氣息的作品,而選擇了以「抱鴿子的女尼」為主視覺作為宣傳,表示作者/策展人想把主體氛圍導向一個類似聖經詩篇的天人合一的場景,他們心裡似乎仍然美化了藏民生活的刻苦與艱難,而題目「心象」與策展人論述,「是他尋找精神的歸宿」,表示他仍將這塊土地美化,希望能在那世外桃源之中找到自己心中的樂土/烏托邦,最終他只是在一次次長途跋涉的攝影旅途中救贖自己,而完全忽略了他們怎麼在那個地方生活以及更多刻苦生活的面貌。

2014/6/2 台北紅樓

[攝影]作品應該如何存在?

『作品應該如何存在?』

如果你看過賈柏斯(Steve Jobs)的傳記,就會知道:開發iPhone、 iPad的時候,他們會做出大量有著細微差距的樣品,全部放在桌上,每天用手去觸摸、思考,感覺在手上的重量、感覺放進口袋的合適程度,甚至會聆聽每一個放回桌上的聲響。

他們絕對不會只把設計圖畫好,然後就只用螢幕去看,這個好,這個不好,因為此時只使用了視覺來思考整件事情。實體化之後所帶來的五感,才能真正顯示作品的價值。

照片、文字亦同,將作品從電腦硬碟裡的千千萬萬張篩選出來,從虛擬又流動的螢幕,到印表機的打印,將影像放置在一張有重量、觸感、味道、光線質感的紙張上面,於是,作品開始在這個世界上佔有一點空間。

你開始觸摸那張作品,感受她的重量、在燈光下品味她的反射然後再聞一聞那新鮮紙張與墨水的味道,嘗試著用最敏感的指尖去觸摸那個紙張微妙的紋路。

這是你的作品:有了在手指之間的間距感、神經能感受到的溫潤、飄散在空氣裡的細微線索,有劃過皮膚的粗糙感還有落在視網膜的聲響。

然後你開始思考,各項評比的分數總和,夠不夠達到你的標準。

或許有幾張作品,過關了,接著你又開始思考,該給他用什麼形式裝裱,能讓她在這個世界上,像個樣子。是有存在感的黑色邊框、有物質感的白色木框,還是帶有科技感的銀色鋁框,亦或是仍保有觸覺溫度的原色木框。

用指甲摳起無酸膠帶的痕跡,45度斜口刀劃開視覺框的突刺,然後,是鐵鋸切開鋁框的刺耳尖叫聲,最後包裹上附有衝擊抵抗力的空氣泡泡衣。

轟隆轟隆,作品就這樣正正式式地裱好了。

作品一路從螢幕穿出,經過了梳裝打扮,穿起了西裝外套,風光地上了舞台,也正式地在世界上宣告存在。

存在,厚實的存在。

搬運時總得花上一番力氣,再搭配精準的水平儀,不左也不右的掛在牆上,踩上梯子費力的伸長手臂去調整溫暖的鹵素燈,一盞、兩盞。

「歐!不對!該換標準色溫燈。」

你在開幕的前夕,靜靜地站在作品前面。      思考,沉默。

你用力的感受展場的氛圍,在不斷的前進後退之後,找到一個最適合觀賞的距離,此時作品散發出來的氣場,剛剛好。

「嗯,應該在地上畫個腳印。」

「這就是原本在螢幕看到的那張作品嗎?原來,她在這個世界上的重量,是如此的寬厚。原來,她的力量是那種拿著狼牙棒給你重擊,之後又拿著孔雀羽毛輕輕騷你胳肢窩的感覺。」

終於懂了,下次,再多思考一下吧!

 

攝影隨想(鏡頭的人文質感)

相機與鏡頭究竟有什麼差別,

以前的鏡頭粗糙,解析力不佳,對焦可能也不太準確,畫面細緻度也不好,因此有了濃濃的人文質感。

為什麼人文質感是「不準確、不精細」?這應該也是人類不斷嚮往一種機械性的精準有關係,因為要求精準因此不斷開發機器來生產出誤差非常小的商品,例如汽車。

所以現代過於精準的對焦、連拍與銳利度,反而帶來了相當濃厚的工業氣息(精準、冷冽、銳利)。

(鄭桑溪作品)

(自然顏色 作品 http://www.pse100i.idv.tw/m/3npnfrzn/3npnfrzn001.html)

太銳利的鏡頭反而不適合拿來拍人文題材,會過於冷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