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庄印象 6.29

在短暫的休息之後決定到南庄大南埔「老寮」去駐村幾天,除了希望能夠拍一些不同的東西之外,也一起參加週六的古著外拍活動。

脫離了台北,回到彰化整理文章、照片與讀讀書,渡過了一段幾乎沒有出門的日子,一到南庄,視野開闊,山區空氣也清新,能夠讓人洗去所有的煩悶與壓力,所以我始終不適合都市,而屬於鄉村。

之前有聽說,苗栗是一個相當適合退休居住的縣市,可惜出了一個大埔事件,南庄給我的印象始終不出幾項:稻田(梯田)、源源不絕的水、高壓電塔。

20140626_APO2754

20140627_APO2919

稻田是苗栗的一大特色,而起伏不大但仍可以看出梯田形狀的南庄則擁有了美麗的農村風景,只有在些許的區域看得到明顯的高低分隔,但仍能見到被山巒圍繞的稻田風光。

而在水圳裡面源源不絕的山水,也讓我想起了那個把水找回來的八煙聚落,這裡的水清澈,從水庫出來流量穩定,在南庄老街入口處可以看到洗衣服的意象裝置,不過真的要看到居民在洗衣還是要到周圍的鄉間才是。

南庄的水有多好,從洗衣的水道裡能看見小魚悠遊就能知道,更別說是遠處大閘蟹的養殖場,更是見證了水質的保證。

 

20140626_APO285120140626_APO2821

 

三天裡,發生了很多很多事情,

第一天就去他們好友光爸的家裡,跟他們家人與朋友渡過他們在那個家的最後一夜,我們那個晚上廣泛的討論的自學與居家生產,有七個孩子的光爸光媽,最大的孩子今年正要上國中,也是他們第一個孩子進入體系內就讀的,從最大的孩子開始,12年來都把孩子帶在身邊,跟著他們一起生活,體驗自然、燒衣煮飯,他們相信孩子自然有學習的能力,而在這個對世界打開所有感官的年紀,他們選擇讓孩子們去自在地接觸這個世界,而不急著進入汲汲營營的教育體系。然後,選擇居家生產的光媽以及很巧出現在這邊的樹杰,一起分享了這個奇妙的體驗故事,讓在場的女孩們一直追根究柢的狂問。

 

這些,大概在社會上都是屬於「非主流」的事情,也跟我自己想要的希望的稍微符合,因為四處走闖而接觸全人中學、華德福體系、在家自學,讓我對孩子的教育開始有了不同的想像,而可以在已經崩壞卻同時保持多元的台灣教育,有了很多新的希望與寄託。

 

Day2

我們在廟的廣場幫忙阿華把收好且晒好的稻榖做處理,一台古董級的鼓風爐,把稻榖先經過篩子過濾落葉或是不該有的東西之後,在放進鼓風爐裡將稻榖分級,靠著風力把重量不一樣的稻榖分開來,及格的、過輕的、較輕的,三分地阿華的田只收了六百斤,大概是正常產量的兩成而已,阿華提到可能是今年較多暴雨又炎熱的關係,使得作物得了蹈熱病,所以結穗不良。

20140627_APO3031

不過這數量不多的稻子仍然讓我們五個人忙上了兩個多小時,在炎熱的天氣之下完全讓我們體會了農夫的辛苦,不只讓我們了解了「粒粒皆辛苦」的真實感覺,也深深的感謝工業革命,讓更多農夫不用做這些太重複而無趣的工作。

 

下午則是辛苦的整理了隔天要拍攝的古著,所有的衣服掛起來足足有整個教室打個叉叉的掛衣繩那麼多,非常的驚人,這位阿嬤所留下來的衣服非常的可怕,我們大致挑出了十多套的衣服,幾十年前的衣服有非常多都很美麗,而且用色大膽用時尚,很多衣服只要稍微改一下就能夠賣非常高的價格。

Day 3

彩妝師、服裝設計師、MD都到位了,我簡單的在寺廟底下的廣大空間佈置了簡單的攝影棚,用上了所有的燈架,用曬衣伸縮桿搭起了黑白布幕,一支簡單的反射傘拍完了所有的照片,這天光是化妝就弄到十一點多,所以才拍了一套就去吃飯了,最後在多了一位MD之後總共拍了五套衣服。

前一天住進了一位剛辭職的攝影師,少我兩歲,是一位年輕而且謙虛的攝影朋友,合作起來的感覺很舒服、也很和善,真是萬幸。

 

有段時間沒有搞棚拍,上次是拍攝影課的時尚作業的時候,記得拍了三位女性,這次在一個比較開闊的空間拍攝,而且有許多旁人在觀看、干擾,仍然有十分緊張的感覺,雖然整體上仍由攝影師掌握全場,但我拍攝女性的經驗仍舊遠遠不足,腦袋裡一片空白,身為肢體障礙的我當然搞不出什麼厲害的動作,中午吃飯還趕緊去下載pose app,不過看到的都很浮濫。

開始之前有阿華自己跑來說要拍照,當然,就抓著這個機會,一開始雙手空空,後來再加了鐵鎚與木釘,最後則是抱著他的土礱上鏡,整體的感覺非常的好,側這身子有像是抱著自己生命浮舟的感覺,真的很高興能拍到這種富有生命力的照片。宥彤原本的條件就很優秀,170公分加上有彩妝、服裝加持,還有美麗的古著,怎麼拍都好看,只是我的指導還是不足,可惜了這次的拍攝機會。

 

20140628_APO326320140628_APO3800

 

對於只要展露身上的衣服或是外在型態的攝影我始終不知道該怎麼處理,拍攝那些有故事的人簡單的多,因為他們本身就是一個故事,所有的生活、勞動、體驗、感悟,都會在他的身上留下痕跡,但是,如果只是拍攝服裝MD,我就沒辦法讀到這些訊息,怎麼拍,我也不知道。

或許我的攝影還是走不到那一塊吧!

 

最後要離別的時候我說,我是來吸收年輕的氣息的,在這幾天遇到的人,年紀大多在20~25之間,除了少數幾位在地農村青年之外,幾乎都是還在學或是剛出社會沒幾年的朋友們。跟他們聊天,好像能夠找回那些失落在過去生活裡的片段,例如那些非常瑣碎而細膩的生活體驗、故事,儘管只是打屁聊天,但我覺得那些就是建構起生活最基底的元素。 跟他們聊天,好像能夠感受到我過去幾年沒做的、不敢去做的,都能在他們身上看見,老寮的皮子與阿璇拜訪了很多民宿,吸取他們的經驗,而四處打工換宿的熊也是深刻的跟她曾經待過的角落深刻的連結,認識好多很多人,遇見很多故事,看見很多人的生活。

這都是我所羨慕的,雖然我仍然在路上,也盡可能的在生存與生活之間找到能夠看見世界的縫隙,但我仍舊羨慕這些年輕自在的靈魂們。

 

「那你都跟30歲的人、40歲的人、50歲的人聊什麼?」

我不知道怎麼回答,但是我想,聊的應該是已經省略了許多生活細節的那些人生的深刻體悟。

20140628_APO3885

廣告

[日記](又)離開台北 6.11

201406112014-06-11 15.42.16

對於移動這件事情,我實在顯得生疏,一坐上車子的駕駛座,那個已經熟悉兩週的摩托車身體記憶,立刻反應在我身上。

我又離開台北了,這次可能是超過一個多月的離開。我始終沒辦法喜歡台北,特別是因為停車問題,而最後讓我對台北好感消失殆盡的那個點,是當我看見連畫好的汽車格都被機車佔據的時候,我深刻的明白,台北始終只容的下台北人,而台北人,只有路霸與不守法規的人能夠生存。

而我始終只能住在開闊或者偏僻的地方,想搬到台北的山上這件事,我已經想了數個月。

回老家的路上,我特地繞去了一下苗栗南庄,看看一群青年在村莊的生活,一到苗栗,視線終於能夠開闊,山、一層層的稻田與灌溉的溝渠在眼前展開,我終於能夠在這樣的空氣裡面,深深吸一口氣。遇見幾個同質性相當高的年輕朋友,在農村的女孩、男孩,都有一種溫暖包容而閑適的氣質,能夠遇見這樣的人,真的是幸福的事情。

因為不停的移動然後暫居他處,特別讓我感受到台灣各地所散發的不同氛圍與氣質,要找一個適合久居的地方,只能繼續移動。

 

 

 

 

 

201406112014-06-11 15.43.39

201406112014-06-11 15.50.06

201406112014-06-11 16.4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