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至今 2014/6/24

 

20140618_APO2340

在忙完了阿塱壹、清水之後,難得有幾天是完全待在家裡整理作品的,
除了整理了以前到現在的大海系列之外,也稍微將清水的照片整理一下。

攝影走到今天,若從最早2008年印度開始算的話,大概有6年了,
從旅遊到紀實到觀念再到心像。

最近拍攝大海系列的時候已經感覺到,那種回不去的感覺,
即使只是雲朵,因為太有戲,我覺得多餘,而盡可能的透過攝影的手法將它抹去,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那種一點點的干擾我都覺得「太雜了」。

我希望照片越簡單越好,所以拍大海的時候漸漸的走向這個階段,
我不要雲、也不要岩石、沙灘,我只專注在海平面的顏色與波紋以及天空的顏色或紋理,
那種越燦爛越有張力的風景照,我已經沒辦法拍了,總覺得太「張狂」,
已經不是我想要的照片,我希望風景照就該乾乾淨淨,雖然寧靜但是卻有力量,
跟 梶岡俊幸 Toshiyuki Kajioka 的作品一樣,我想往那個方向去走。


(高知麻紙、墨、鉛筆,他的作品大多在1.5公尺以上,在大張的紙上面密密麻麻的刻劃出了水紋,站在前面會有無止盡的感動與禪意)

「在幽暗的水邊,凝視著感覺得到細微波動的水面,
我也陷入一種身體要溶進黑暗裡的感覺,
然後,如果在黑暗中獨自一人,反而能夠感覺到我的存在。
但是,也能感覺到凝視著我的,在我裡面的他者,還有也可以和全體聯繫在一起。
透過習慣黑暗,也能明白在我之中,深深黑暗的部份,
而那也是,感覺到滿溢地安全感的時刻。」-梶岡俊幸
到後來,我覺得拍攝風景都是在當下尋找一種寧靜的力量,
那個力量來自於心靈深處,也來自於風景的深處,也算是「某種鏡子」吧!

20130905_APO6762

至於我的紀實攝影,我記得在2013高雄獎的時候有遇到陳以軒,有給他看我雲林的作品,
我那時候說:每次看雲林的照片我都會哭,尤其是看著他們眼睛的時候。
他說:這個哭的點很重要,可能是你的作品能跟當代結合的點。

2012出完書之後,因為妄想著要出攝影集,又努力的拍了不少雲林作品,
最後疏理出來的還是以人為大宗,慢慢地有抓到一點點可以前往的方向。

一、是寧靜的人像(勉強可以稱為肖像),人都處於非常安靜的狀態,眼神大多直視鏡頭,
雖然安靜,但是非常有力量(悲傷的、慈悲的、寬容的、愛),
都是那種我自己看著被攝者眼睛只要超過5秒鐘自己就會掉淚的那種。

2014-06-21 17.00.422014-06-21 17.01.55
最近因為看到上田義彥的肖像而興奮不已,跟我想拍的肖像差不多,
安靜但具有力量,這種肖像不需打光,只要一有「華麗」的光線,
那種平實沈靜的氣氛就會被破壞,只能使用自然光。

我想這種手法大概跟小津安二郎的運鏡手法類似吧,無趣甚至一鏡到底的鏡頭,
因為抹去了鏡頭、技術上的加入,使得被攝者的靈魂能夠被展現,
我想要的大概就是這樣的肖像。

 

11

二、公共場合裡面所展露的私情緒

不管是什麼場合,即使在表演之中人也會陷入一種非常私我的狀態,
可能是失神或者是陷入回憶、某種狀態之中。

不過這很難拍,到現在應該不超過十張吧!

 

 

至於觀念攝影

人 建築 天空 People building sky  2012高雄獎入選

遺留 Left – 2013高雄獎入選

現在看來覺得概念上都太薄弱了,大概跟我的思考深度與閱讀的廣度有關係,
自己覺得現在已經過了這個階段了,要是哪天還有個奇妙觀點再來拍吧!

 

最近看了 《『一坪展』30回紀念誌》與 《日本寫真50年》,
覺得這事件上的奇人實在太多,不過作品都還是跟隨著個人的生命脈絡去走,
如果沒有自己觀看自己的生命,我想也不會有獨一無二的作品。

這就是為什麼現在覺得當代離我好遠的關係了,
只要好好過生活、好好反思/整理作品,自然就會看見獨一無二的自己。

 

2014.6.24

 

 

廣告

[系列作品]人 建築 天空 people building sky

   6439888997_5c21f1e766_b

2011~2012

人 建築 天空 people building sky

*榮獲2012高雄獎 攝影類入選

*本系列約有二十多張。

 

人類建築史上,不停的向天空靠近,各國無不爭相搶奪”世界最高”建築的稱號,不只透露出了人類的好大喜功,也凸顯了貪婪虛榮,更是破壞了天際線。我想提醒大家注意這些盤據 在我們天空的奇特景觀,為什麼他們會在那?

高樓大廈的建築切面,是切割天際線的利刃;近180度的仰角,代表著建築物的高度; 數位拼貼的合成,讓這棟破壞天際線的建築有如外星生物般的盤據在天空中,成為人類抬頭 就會看到的奇異景觀。

The skyscrapers are built closer and closer to the sky ceaselessly in human architectural history, and every country fights over the owning of “the highest building in the world”. It not only shows how ambitious people are for great achievements, but also emphasizes greed and vanity, not to mention destroying the skyline. I like to draw people’s attention to the exotic landscape on our sky and think the reasons why they are there.

The profile of skyscrapers is the sharp knife that cuts off the skyline. Nearly 180 degrees of elevation, it represents the height of buildings. Composite photographs digitally to make this skyline demolishing building occupies in the sky like an alien creature, which becomes an outstanding view that human beings can just lift their heads to see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