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作品應該如何存在?

『作品應該如何存在?』

如果你看過賈柏斯(Steve Jobs)的傳記,就會知道:開發iPhone、 iPad的時候,他們會做出大量有著細微差距的樣品,全部放在桌上,每天用手去觸摸、思考,感覺在手上的重量、感覺放進口袋的合適程度,甚至會聆聽每一個放回桌上的聲響。

他們絕對不會只把設計圖畫好,然後就只用螢幕去看,這個好,這個不好,因為此時只使用了視覺來思考整件事情。實體化之後所帶來的五感,才能真正顯示作品的價值。

照片、文字亦同,將作品從電腦硬碟裡的千千萬萬張篩選出來,從虛擬又流動的螢幕,到印表機的打印,將影像放置在一張有重量、觸感、味道、光線質感的紙張上面,於是,作品開始在這個世界上佔有一點空間。

你開始觸摸那張作品,感受她的重量、在燈光下品味她的反射然後再聞一聞那新鮮紙張與墨水的味道,嘗試著用最敏感的指尖去觸摸那個紙張微妙的紋路。

這是你的作品:有了在手指之間的間距感、神經能感受到的溫潤、飄散在空氣裡的細微線索,有劃過皮膚的粗糙感還有落在視網膜的聲響。

然後你開始思考,各項評比的分數總和,夠不夠達到你的標準。

或許有幾張作品,過關了,接著你又開始思考,該給他用什麼形式裝裱,能讓她在這個世界上,像個樣子。是有存在感的黑色邊框、有物質感的白色木框,還是帶有科技感的銀色鋁框,亦或是仍保有觸覺溫度的原色木框。

用指甲摳起無酸膠帶的痕跡,45度斜口刀劃開視覺框的突刺,然後,是鐵鋸切開鋁框的刺耳尖叫聲,最後包裹上附有衝擊抵抗力的空氣泡泡衣。

轟隆轟隆,作品就這樣正正式式地裱好了。

作品一路從螢幕穿出,經過了梳裝打扮,穿起了西裝外套,風光地上了舞台,也正式地在世界上宣告存在。

存在,厚實的存在。

搬運時總得花上一番力氣,再搭配精準的水平儀,不左也不右的掛在牆上,踩上梯子費力的伸長手臂去調整溫暖的鹵素燈,一盞、兩盞。

「歐!不對!該換標準色溫燈。」

你在開幕的前夕,靜靜地站在作品前面。      思考,沉默。

你用力的感受展場的氛圍,在不斷的前進後退之後,找到一個最適合觀賞的距離,此時作品散發出來的氣場,剛剛好。

「嗯,應該在地上畫個腳印。」

「這就是原本在螢幕看到的那張作品嗎?原來,她在這個世界上的重量,是如此的寬厚。原來,她的力量是那種拿著狼牙棒給你重擊,之後又拿著孔雀羽毛輕輕騷你胳肢窩的感覺。」

終於懂了,下次,再多思考一下吧!

 

廣告

「潛伏‧城市幽冥」 么八二空間開幕

么八二座談時聽到BB談論不同年代創作者的文化背景與常識認知,了解身體裡乘載著什麼就自然會有什麼樣的作品,所以即使是失根的蘭花,我也覺得沒什麼不好,深厚的文化底蘊也有可能是種沈重的包袱。

BB提到,他是一看到廟就會拜的人,而我們不是(簡豪江、李立中一輩的),所以這就是為什麼他們會在對象裡面找尋感性的抽象情感,我這才知道,為什麼我進去許多場域都沒法拍照,只能拍很多光影與抽象,那是因為我對被攝物並沒有情感,進去赤崁樓我一樣只能拍光影。

如果今天我對歷史建築有所研究,或者是宗教文化有研究,那拍出來的東西就不一樣的。

「失跟的蘭花,能飛。

   文化的底蘊,拖油瓶。」

               2013.11.28 彰化

「潛伏‧城市幽冥」 么八二空間開幕首展 
策展人:陳飛豪
藝術家:李立中、呂易倫、邱于真、陳伯義、林羿綺、簡豪江、鄭亭亭
時間:2013 11/16(六) -12/08(日) 
開幕茶會:2013.11.16(六) 18:00
展覽座談:2013.11.23(六) 15:00
與談人:張美陵(藝術家、獨立策展人、台灣國立清華大學兼任助理教授)
鍾易庭(Ex LAB影像實驗室負責人)

么八二空間地址:
台南市中西區新美街182號
開放時間:14:00-00:00 週三公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