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郭力昕寫《看見台灣》

我們都愛台灣,愛土地,但是表現出來的的方式都不一樣。齊導看見真實但是不深入,不深入、沒有去探究背後原因或者不願意讓觀眾知道的因素有很多,可能是只想將注意力放在視覺的美感身上(視覺美學追求狂)而無力對每一件事情去調查。

視覺美學的追求狂太多了,最極致的當然就屬salgado,我們只是強弱差別而已,對於外在形式追求的人也是一大票,因此要讓他們更心思在研究「對象為什麼是那樣子?」是很困難的事情。

郭老師肯定是個「你都看見了醜陋,但你為什麼不去探討原因然後將之改進」這樣的人,所以他批評許多人的濫情,但是不是每個人都有能力或是願意去承受,就像不是每個人都能堅強的走進動物收容所然後拍完一部「十二夜」,或者能夠拍完一套作品之後放進市場操作。

我也不行,我永遠沒有辦法走上街頭跟著大家一起吶喊,我只能默默地關注然後加油。當我面對身心障礙的小朋友,我永遠沒有辦法跟他們相處,那種沈重是我永遠沒有辦法承受的事情。

所以我的雲林一樣肯定會被郭老師批評為濫情,但是濫情又如何,我只是將我看到的傳達給更多人知道,我也知道我只是選擇了一條比較輕鬆的道路去走,但是,沒辦法那就是每個人的極限。

作品總是忠實的反應作者本身的性情,或許作品的強弱就跟本身的氣場體質有關係吧!

http://opinion.cw.com.tw/blog/profile/213/article/840

廣告

若你不曾

若你不曾赤腳站在土裡,你無法理解大地是如何滋養萬物;
若你不曾行船於大海中,你無法理解大海是如何餵養生物;
若你不曾於大河旁聆聽,你無法理解大河是如何沖積文明;
若你不曾傾聽眾民心聲,你無法理解散落世界角落的故事。

天兔來臨時的濁水溪 2013.9.21

沒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禮之年

沒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禮之年

看完了,雖然看的有點快,在最後要結束的時候一直期待著,作會不會跟女朋友見上一面,然後有個什麼樣的結局,果然跟村上風格一樣,永遠留下了未完的伏筆。

記得閱讀村上的小說,印象最深的是當兵的時候讀「挪威的森林」,讀完以後大概有兩個禮拜都走不出村上的陰影,好可怕,前一陣子則是讀了1Q84第一~三部,現在看了多崎作的這本,有一致的感覺。

所謂的村上春樹的小說,大概走到了盡頭。用字遣詞與借用許多物件元素來鋪陳,應該是他最大的特色,印象最深的大概是「像小熊在森林裡面吸吮著蜂蜜一樣的開心」這類的用語,而小說裡面許多心理的分析或是敘述,常常能夠引起讀者共鳴,但是說的不多,也不少。

主角總是愛作春夢跟夢遺,大概村上也常常做夢吧(?)

故事的結局總是留下一大片讓人想像的空間,「阿~好想知道結局阿,可惡的村上,怎麼不寫出來阿,可惡阿可惡」大概許多人看完都會有這樣的想法吧?

這是所謂的後現代小說嗎XD 一樣想要打破所謂的「透明性」?

或許許多實驗電影的長時間停格或者是許多導演緩慢的運鏡,都是一樣的道理吧,讓你去思考,讓你去猜疑,因而打破作品的透明性?

補充:

當主角在述說自己的人生或是剖析自己的時候,都會讓我想起自己,到底是什麼樣的一個人,如果跟主角這樣的「無色彩」是不是也是一件好事呢?如果能跟主角這樣的生存於世界上,是不是也很好呢?

我的生活是什麼樣子,我也能夠跟村上一樣那麼平淡而自在的傾訴而出嗎?

2013.12.3 台北

大河文明

http://www.ctgpc.com.cn/zz/200704/htm/p19.html

地理環境和生態條件決定了中華民族是一個沒有遠征意識的民族,具有非侵略性是它的本質。大河所滋養的農耕文明,形成中庸之道。水枯了它會再來;旱了很久它會下雨;熱到極點,到秋就轉涼;冷到極點,會有暖春到來。因此,中國的文明是反對極端主義的中庸之道,這是農耕文明給予我們的。而海洋文明則熱衷遠航,永遠有彼岸,會很極端地思考問題,遊牧文明也是這樣。

流浪者之歌

與名妓卡瑪拉對話:

「一扇又一扇的門為你而開。你是怎麼辦到的?」
「我告訴過你我懂得思考、等待與齋戒,你卻覺得這些沒什麼用。其實這些很有用。」
……
「如果你把一顆石子丟進水里,石子會以最快的速度沈到水裡。當悉達塔立定目標,下定決心的時候也是如此。悉達塔什麼都沒有做,他只是等待,他思考,他齋戒,然而他穿越世間誅事就有如石子穿水,什麼都不用作,不必去碰他;石子受到牽引,它讓自己落下,它的目標牽引它,因為他不讓任何阻礙進到它的心裡。……」

與商人對話:
「你所學到的、所能的是什麼呢?」
「我會思考、我能等待,我能齋戒。」
「就只是這樣?」
「我想這就是全部了!」
「那這些有什麼用呢?拿齋戒來說吧~這有什麼好處?」
「齋戒很好阿,先生。如果一個人什麼都沒得吃,齋戒是他所能做的最聰明的一件事。如果,好比說,悉達塔沒有學會齋戒,那麼他就必須接受任何工作,不管是在你這裡,或是其他人那邊,因為飢餓會迫使他那麼做。但是悉達塔能靜靜等待,他從不知何謂不耐煩,他不適困頓,他可以把飢餓包圍起來,可以嘲笑飢餓。這,先生,就是齋戒的好處。」

—流浪者之歌

中國好聲音教會我的事情:

中國好聲音教會我的事情:

兩季了,多少人還抱夢想上去只求能有更好的發展,遠在蒙古的、吉林、來自全中國所有小角落的人,全上去了,當然也有來自臺灣的夢想者。

我幾乎每一集都看,歌聲就別說了,隨便一個參賽者都能在台灣選秀節目拿冠軍,這就是市場的殘酷。

兩件事:

1. 每個人都有夢想,但是當每個人的夢想放在同一個天平上秤量的時候,不好意思,就是要分成A、B、C、D…..Z咖,這是社會的殘酷,你不站上最頂點沒人看得到你。

2.別拿那些基本工出來說嘴,我每天都很認真唱歌、我每天都很認真學習、我為夢想付出了多少努力,這些都是基本,不然你怎麼達成你的夢想。基本應該就該做到的事情,就別那出來說嘴。

2013.11.29 今日所感